谈谈广播稿写作的几个问题

中国公安大学教授   唐永德

00 下面讲的5个问题,都是基础知识,老生常谈,没有什么新意,也没有多少深度,只不过结合一些具体的例子,谈一点感受,供诸位参考。

一、 立意、选材

古人云:“作文须先立意”,所谓“立意”,大概就是指的“写什么”、“为什么写”以及“怎么写”。比如司马迁为春秋战国时期赵国的蔺相如立传,就是要表彰他“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的爱国精神。因此在选材时就紧紧扣住这一立意,只选“完璧归赵”、“渑池之会”和“将相和好”这三件大事来写,其他的事一概从简从略。因为通过这三件事已足以将蔺相如的形象刻画出来了。后世称赞这篇传记写得好,原因之一就是立意明确,选材得当。

这次参评的节目评剧故事《邓小平在那个春天》,在立意和选材上就较成功。它立意于通过描述邓小平退出领导岗位后的普通生活,表现他高尚的情操与人格,平凡中见伟大,因而从原剧中选取了在香山与大学生交谈;茶馆内与失明老人聊天;病房中与邓朴方的父子之情等普普通通的生活情节,30分钟的节目,从头到尾,都非常亲切、真实、感人,效果很好。戏曲专题《珍珠塔奏鸣曲》,谈的是锡剧《珍珠塔》的发展史,直至“新版”的出现,但其立意是阐述“与时俱进是戏曲艺术生存发展的必然要求”这一观点和见解。锡剧《珍珠塔》衍变种种,其实是该立意的“选材”。所以“作文须先立意”,不只是作文的内容,更重要的是作者的观点和见解。选材当然要紧扣观点和见解。作者的立意明确,深或新,写出来的东西自然清楚,深刻和有新意。如果作者立意模糊,写出来的东西,内容和见解也就不可能清楚。戏曲专题《四大名旦名在哪》,似乎应该讲(京剧)四大名旦是如何出名的?又似乎应该讲四大名旦好在什么地方?也可以讲四大名旦的成就,总之令人摸不着头脑。看完稿子,听过录音,其实只是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四大名旦的唱腔特点,并各放一段唱,其内容也就类乎选段介绍或赏析。至所以如此,原因之一就是立意模糊不清。还有个戏曲专题,是一位年青京剧琴师的访谈,讲她如何刻苦学习,亲属和师长如何悉心培养她,终于取得了良好的成绩。她的暂露头角之作,是为一位程派演员伴奏《锁麟囊》,因此总以为会顺理成章地放一段这个戏的录音,但到了也没听着,只放了这位琴师自拉自唱的一段《武家坡》(一赶二),实在令人遗憾。这就是选材不当。

二、 开头、结尾

写文章怎样开头,没有固定的规矩。文艺广播稿亦是如此,要根据节目的类别(专题、故事、录音剪辑、漫话等)所讲的内容和制作者的立意来定。古人作文,对开头非常重视、讲究。欧阳修写《醉翁亭记》,开头要描述滁州四面有山写了几十个字,不满意,修改了不知多少次,最后才改定“环滁皆山也”简洁明了而又极其形象的5个字。广播节目的对象是听众,又有时间的限制,象专题一类的节目,开头不一定要追求过多的变化,以开门见山,三言两语就进入主题为好。曲艺专题《我的爸爸叶景林》,节目一开始,播放叶景林表演评书《孔雀开屏》片断以及掌声、笑声、渐隐,马上出叶景林的女儿叶子的声音:“我叫叶子,您现在听到的是我的爸爸沈阳军区政治部话剧团曲艺队队长叶景林在部队演出评书小段《孔雀开屏》时的情景……”,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进入主题内容,听来很亲切。戏曲专题《珍珠塔奏鸣曲》,是个有探索性的节目,节目一开始是简短的“吴江号子”,其后女主持人只讲了两三句略带哲理,似乎令人不能一下子就明白,又引你去探索的话语,就在新版《珍珠塔》的序曲声中,男主持人说:“2001423日,由无锡市珍珠塔锡剧有限公司投资235万元的新版锡剧《珍珠塔》正式公演……”,马上进入主题内容。这两个专题,思想内容有较大的差异,因而开头的手法也不相同,但都是很快地进入主题内容。有个讲唱腔赏析的专题,开头用了较长的时间介绍有关戏的情况,然后才转入唱腔赏析,就有点长了。还有一些节目,开头总喜欢讲许多套话、空话、大话,就更没有必要了。清末民初著名文学家林纾(琴南)认为,一般文章开头不必房间追求变化,免得画蛇添足,吃力不讨好。

文章如何结尾,古人亦很看重。一位老先生打过一个比喻:吃花生米的时候,一粒一粒品尝,花生米很好,越吃越香,但吃到最后一粒,意是坏的,味道苦涩,就这一粒坏花生米,把先前嘴里的香味全冲掉了,剩下的只有满嘴苦味,先前吃花生米的快感全没了。他认为读文章也是如此,如果一篇文章写得不错,结尾欠佳,就会令人产生上述吃花生米的感觉。这比喻可能有些夸大,但却说明文章结尾的重要性。古今中外的著名作家,处理作品的结尾都十分费心思。欧阳修的《秋声赋》,写秋声之萧瑟,状秋气之肃杀,叹人生之短促,求养生之有道,艺术技巧极高,而结尾尤其绝妙,在尽情描写和宣泄后,结以“童子莫对,垂头而睡。但闻四壁虫声唧唧,如助余之叹息。”以小童不解其情思和静谧肃穆的秋夜之秋声收笔,令读者回味无穷。当然,要做到文章的结尾言有尽而意无穷,甚至有余音绕梁之感,并非易事,但起码也要给人一个深刻的印象。这次参评的节目,亦有一些结尾处理得不错的。戏曲故事《大脚皇后》,最后是一段幽默、风趣而又辛辣的述评,道出戏中几个不同品格人物的本质和喜剧性的结局,并选用朱元璋的两句唱念:“我这个大明朝的大皇帝,还要靠大脚皇后解难题”,点明故事主题,给听众留下较深的印象。其他如曲艺专题《我的爸爸叶景林》,昆剧录音剪辑《班昭》等节目,结尾部各有特色。

三、 词句、分寸
用词造句是作文的基础,文从字顺,是对一篇文章起码的要求,但有时由作者不经意、

不讲究或对某些词语了解不透,因而在用词造句上出现问题。

1.                评论一位京剧演员的唱腔,说“稳而不散”、“慢而不拖”,令人费解。这类词语大概是从“肥而不腻”、“动而不乱”学来的,但不明词意,学得不对。

2.                有个戏曲故事,讲一位丈夫为了体谅要在事业上有成就的妻子,主动提出离婚,说:“为了她精神舒畅,幸福一生,只得忍痛割爱,选择离婚”。“忍痛割爱”用在这里,似是而非,并不恰当。

3.                有个戏曲录音剪辑,讲述一位姑娘被迫决定要嫁给一位比自己大20多岁的男(该剧主人公,好人),说:“真是善良的姑娘,为了给弟弟治脚,为了还黑牛的高利贷,她竟不惜牺牲自己冰清玉洁的女儿之身。”最后一句听起来别扭。

4.                评价梅兰芳,说“形成了全世界人民瞩目的本系统派艺术,并被冠为四大名旦之首。”“全世界人民瞩目”,不恰当,即使有此情况,一般也只说“举世瞩目”;“冠……之首”,不通。

5.                说本梅兰芳“将京白韵白尖团字等提炼为艺术化的生活语言,毫无刻意做作的感觉”;说程砚秋“而且常在脑后音和鬼音的运用中出现一种凄厉的音色”,简直弄不清什么意思。

以上所举用词不当、生造词语和令人费解或莫名其妙的语句还有一些,不一一列出。

与用词造句有一定关系,还有个评述(人、事、作品等)的分寸问题,即在评述时要恰

如其分,赞扬或批评,不要说过头的话,用过大的词。如说梅兰芳,“不仅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还是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用“伟大”,过头了。评价一位梅派演员(二级)说:“全国能把梅派戏唱到这个份上的演员不多”,不太符合事实,话说大了。就在同一节目中,引用梅葆玖对这位演员的评价,他只是说“梅派艺术她掌握得还是可以的”,“整体的梅派感觉还是不错的”。“还是可以的”和“还是不错的”,与“唱到这个份上的演员不多”,有较大的差距。此类总是多出现在介绍人物(编剧、导演、演员等,演员居多)的专题节目里。当然,要向听众介绍某某,必然他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一定要实事求是,不能言过其实,古人云“过犹不及”,有时夸得太过份了,反而会引起听众的反感,得到相反的效果。评述人物时,用状语、定语或冠以头衔,都要慎重考虑,恰如其分。如××是×剧种×行当的领军人物、代表人物,××创立了×派,××已超越了前辈同行以及“炉火纯青”、“天衣无缝”之类的评语,都应该是在社会上基本得到认可的,不能提笔就来或脱口而出。

同分寸有一点关系,还有个详略问题。比如介绍或评价一位演员,主要应该谈他在艺术上的特点和成就,当然并不排斥讲讲他的为人和一些奇闻趣事,但是不能太多,应该有主次之分。有的节目,为了特出所介绍对象的成就喜欢列出他们所得过的各种奖项和头衔,如有个介绍演员的专题,竟前后罗列出其获得的奖项6个,而且有的名目较复杂较长,听起来一大串,没有必要,实际上有的也听不清楚。为了展示成绩,举一两个重要的也就可以了。又如有一个节目,只是提到了梅葆玖,也一气给他戴上4顶“帽子”:“梅派艺术传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全国政协委员”、“艺术大师梅兰芳之子”。“全国政协委员会”与节目内容毫无关系,其他3个头衔,最多用一个或一个都不说,完全可以从简从略。

四、 典故、常识

戏曲、曲艺有很多传统剧目、曲目,在撰稿时,难免要涉及到我国古代历史、文化和戏曲、曲艺本身的传统等问题。这就需要撰稿者具备这方面的知识,或者遇到不明白的地方,查阅有关资料,否则就会出常识性的错误。

1.“恰如南朝的李后主亡国尤(犹)唱《后庭花》”。
李后主是五代十国时期南唐的亡国之君李煜。《后庭花》(《玉树后庭花》)是南北朝时期

南朝陈代的亡国之君陈后主(叔宝)所作的歌曲,其词有“玉树后庭花,花开不复久”这句,历来被看作是亡国之音。晚唐诗人杜牧,曾作《夜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借古喻今,讽刺晚唐时期国家将亡,达官贵人们仍然醉生梦死,过着腐配享乐的生活。李后主与陈后主均为亡国之君,但时间相差近400年。这里合二而一了。

2.“本剧故事发生在‘安史之乱’一百多年以后的唐宣宗大中元年,也就是公元847年。”

“安史之乱爆发于唐玄宗天宝十四载(公元755年),于唐代宗广德元年(公元763年)平定,从755年到847年,也只有92年,怎么成了一百多年?

3.说兰州鼓子“它的曲牌很可能由宋词、元曲的诸宫调演变而来。”

(宋)词、(元)曲、诸宫调是3种不同的文艺样式,这样放在一起说,莫名其妙。

4.“戏曲从昆曲时代开始,至今已走过600多年的历程。”

这种说法不科学,不符合戏曲发展史。

五、 题目、标题

关于广播文艺节目的题目问题,有专门文章谈论过,这里不多说了。节目的题目或标题如果用得精当,节目一开始就能吸引听众,听完后也能留下较深的印象。

戏曲专题《雏风凌空――青年女琴师周佑军访谈》,题目用得好。用“雏凤凌空”来描写一位青年女琴师才华初露,正奋力进取,以期取得更大的成就,精当而又有形象性。曲艺专题《我的爸爸叶景林》,朴实、率真,充满亲情,与节目的内容非常协调。其他如《大同有个“宝”》、《话说“洋教头”》等都不错。有的题目就不太理想,如《刘文亨与侯宝林的相声艺术》,易产生岐义;《赵本山的喜剧表演艺术》,大而不当,《继承传统  改革创新――介绍……演唱艺术》,太一般化,等等。

现在不少节目的题目刻意追求四六对偶和诗词句法,用恰当了当然好,但有时生拼硬凑合,反而讲不通,令人不解其意,还不如实话实说,用一个能清楚地显示内容的题目。

 

 
本网站所有信息均由中广文艺网授权发布,未经许可不得私自引用、转载或复制。

© 版权信息:中广协会文委会
Email:gbwy@163.com

(建议采用1024×768的屏幕分辨率浏览本站可达到最佳浏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