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2003年参评的曲艺节目

                                     孙以森

00曲艺节目是广播文艺的一个弱项,历年来参加政府奖和专家奖评选的节目数量都比较少,质量也不是很高。

2003年参加专家奖评选的曲艺节目共21个,另有9件曲艺新作;参家政府奖评选的曲艺节目是18个。数量与往年持平,质量有所提高,好节目比往年多一些。

我讲两点听了今年参评节目后的感受,以专家奖为主,也涉及一些政府奖参评节目。

第一点:介绍几个曲艺节目。

一、  两个“夏雨田”

今年参加专家奖评选的曲艺节目里,有两个是写夏雨田的。一个是湖北台的《妻子眼中的夏雨田》,一个是武汉台的《爸爸——讲述曲艺作家夏雨田的故事》。两个节目尽管都有一些不足,但都是好节目。两个节目都获得了专家奖一等奖。

两个节目有一些共同的长处。

1、切入点好。两个节目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夏雨田第二次作品演唱会”作为切入点。演唱会集中演出了夏雨田近十年的优秀作品;全国许多知名演员参加了演出,行内、行外十分关注;3万多名观众在笑声中度过4个小时的快乐时光,而演唱会的主人公夏雨田此时却正躺在医院里和病魔进行抗争。从这儿切入,能够很快地进入“情况”,触及人物。

2、角度比较好。演唱会只是一个切入口,切入以后并不正面写晚会,而是分别选择一位亲人(妻子和女儿),作为叙述人,用第一人称回述的方式介绍人物和他的作品。这样叙述,比较方便,也比较亲切。

3、用事实和音响说话,特别是注意了用细节说话。

4、较好地介绍了夏雨田的艺术成就以及他的人生追求,显示了他的人格魅力。

《爸爸》这个节目由两个部分构成。

第一部分讲了三个故事。三个故事都是由“女儿的叙述”和夏雨田的讲话录音组成的。

第一个故事说的是夏雨田怎么走上曲艺这条路的:

爸爸出生于书香门第,从小他就佩服相声艺人口舌善变的本领,立志长大以后也要在曲艺界闯出一片天地来。1961年爸爸大学毕业后想去曲艺队工作,没想到这个想法遭到爷爷的反对。(爸爸:那个时候曲艺的地位非常低下,我父亲北大外语系毕业,他其实很爱艺术,但是他认为真正的艺术是芭蕾舞,是歌剧。所以他才有一句典型的话:你干嘛去说相声?曲艺是出不了莎士比亚的!)爸爸只好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爷爷的同窗好友老舍先生。老舍先生非常赞赏爸爸的志向,帮助爸爸做通了爷爷的思想工作。可就在这个时候,和爸爸处在热恋之中的女朋友却给爸爸下了最后通牒:要相声就不要结婚,要结婚就不要相声!倔强的爸爸在矛盾和痛苦中放弃了舒适的生活和甜蜜的爱情,义无反顾地当上了一名当时全国唯一的大学生相声演员。

第二个故事是说,夏雨田到了曲艺队以后,深入生活,白天为农民演出,晚上在油灯下搞创作,很快就写出了一批曲艺作品。“节目写得不错,文从字顺主题明确”。可“同事们就是不愿意演”,原因很简单:“不能演,只能读”。夏雨田不信邪,继续坚持创作,而杨松林先生又主动给他“量活”,于是第一块活《体育之花》很快就得到了观众的认可。从那以后,他们一边写,一边演;一边演,一边改,几年的功夫就写下了一批反映社会主义新人新事的段子。

第三个故事说的是夏雨田拒绝拜侯宝林为师。故事是这样的:

爸爸的创作引起了相声大师侯宝林的注意。有一年侯宝林到武汉来讲学,市委领导希望借此机会请侯宝林收爸爸做徒弟。侯宝林很高兴地答应了。曲艺圈是个讲究师承辈分的地方,能够成为侯宝林的徒弟一直是许多人的梦想,可是爸爸的“倔”脾气又来了,他竟然谢绝了这样一个求之不得的机会!爸爸的举动在曲艺圈里引起了轩然大波……(爸爸:团里的演员都知道了,说,你怎么那么“苕”啊!,你要拜了侯宝林,等于有了大金字招牌,吃饭有人给饭钱,住店有人给店钱,走路有人给盘缠,好处说不尽啦……那时候在曲艺队没有人喊“同志”,甚至没有人喊“老张老王”,全是“师哥师姐师大爷”,全是“门”里的关系。师傅说对我就得说对,师傅说不对我就得跟着反对。当时我认为这种关系不正常,我认为社会主义的师徒关系应该是新型的师生关系,我当时很怕进了这个门以后,我变成某某的徒弟就得亦步亦趋跟着师傅的脚印走,因为我一进来就是野心勃勃。我跟侯宝林聊了2个小时,我一点也没掖着藏着。我说您是我最尊重的老师,我很想闯出条路来,我想试一试,我绝对要向老师们学习。)听了爸爸的想法后,侯宝林大师打心眼里喜欢这个与众不同的年轻人,打那以后他们身体力行地在曲艺圈内倡导新型的同志般的“师生”关系。

三个小故事既告诉了我们夏雨田是怎么走上曲艺之路的,又写出了他对曲艺改革的贡献。作者没有讲任何空话、套话,却向我们推出了一位有个性、有独到见解的艺术家。他以自己的行动,以崭新的观念闯出一条曲艺革新的道路。

第二部分写夏雨田长期忍受病痛的折磨,坚持创作,把笑声送给群众。听了这一部分,让人很具体、很形象地感受到,夏雨田是一位关注现实,努力反映现实生活的艺术家,是一位幽默、乐观、豁达而又顽强的艺术家。这一部分也是用生动的细节组成的,有些细节真的可以催人泪下。

从女儿的讲述里,听得出她对于爸爸的所作所为是不理解的,而且很无奈。但是随着故事的演进,随着夏雨田人格魅力的显现,特别是在父亲那段诗一般的“人生告白”中,女儿终于深刻地理解了自己的爸爸。

这段“人生告白”是这样的:“我感觉我生命的计程车正加速向终点站行进,但是我无怨无悔,心地平静;我没有遗产留给后人,我能够留给你们的,只有一长串朗朗的笑声;我希望我的生命在笑声中延续,我希望在笑声中燃烧我的生命……”

如果说夏雨田的故事是节目的主线,那么,讲述者本人的情感变化和升华就是辅线。讲到这段“人生告白”,主线和辅线都达到了高潮,故事也嘎然而止,留给听众的是回味和思考。

这个节目的缺点是:

1、主题、副题不协调。我拿到的稿子上有两个副题。一个是“讲述曲艺作家夏雨田的故事”;一个是“记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夏雨田”。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不是“女儿”的口吻,都与主题“爸爸”不协调。出现这个毛病和稿子的写法有关系。稿子的前半部分,基本上是客观叙述,叙述者(女儿)并没有什么切身感受,感情也不够投入。

2、语言部分偏多,作品放的不够。

湖北台的《妻子眼中的夏雨田》紧紧扣住“病”与“笑”,在强烈对照中组织节目内容,展示人物风采,比较好地写出了夏雨田“在笑声中延续生命”的高贵品格。这个节目也是用事实、用细节、用音响说话的,特别是夏雨田的那些幽默而又极富哲理的谈话,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与其在病床上躺上三五年浪费时间,还不如拼命干上一两年,给人们多留点作品。”

“得什么病我无法选择,但怎么活着得由我说了算。”

“我现在已经不在乎‘生命的长度’了,我追求的是‘生命的密度’。”

“一位哲人说过,人生是一场悲剧,因为他打一生下来就要走向死亡,”“我觉得人生是一场喜剧……只要你工作了,服务了,只要你给人们多多少少带来一点快乐、温馨、愉悦,这就是喜!”

一天晚上,夏雨田肝部疼痛难忍,医生给他打了止痛针,但疼痛还是止不住。夏雨田左手顶着肝区,右手拿着笔,斜倚在床边,写起了独角戏。第二天,看到他的作品,电视导演哭了,独角戏演员田克兢哭了,医生、护士哭了,夏雨田笑了。他说,“我用写作转移注意力的‘创作止疼法’,经受了真正的检验,我可是要申请专利的哟!”

夏雨田的话,有的让人心疼、心酸;有的让人忍俊不禁而又回味无穷。

湖北的这个节目对夏雨田的创作价值取向,也作了较好的反映。

1989年以后,夏雨田很少能离开病床,但十多年来,他却创作了大量反映现实生活和社会热点的作品,像《归国记》、《回归轶事》、《电话声声》、《灾而不难》、《多多关照》、《老馋新传》、《中奖》、《越洋电话》等等。夏雨田说,尽管我现在是“硬件发软,软件发硬”,“该软的肝脏硬了,该硬的腰腿软了”,但“我的心和火热的大千世界是紧紧相通的”。节目里还选用了姜昆自己的三点感受的讲话录音,进一步概括了夏老人生追求和创作追求的一致性。这些方面都写的很实在,很感人。

这个节目的缺点也是语言部分多了一些,再就是对于叙述者“妻子”,情感方面挖掘的还嫌不够,还没有真正达到“妻子眼中的” 夏雨田的境界。

二、两个“侯宝林”

这次参加专家奖和政府奖评选的,有两个写侯宝林的节目。一个是河北台的《妙在哪里,美从何来——我心目中的相声大师侯宝林》,一个是北京台的《布衣笑使侯宝林》。前者获得了专家奖一等奖,政府奖二等奖;后者获得了专家奖和政府奖二等奖。

河北台的《我心目中的相声大师侯宝林》,有两个很突出的优点。第一是,切入口比较小,比较巧。节目是通过一位70多岁老人的所见所闻介绍侯宝林的。切入口小一些,可以只讲体会最深的东西,比较好把握;讲所见所闻,切身感受,可以讲的很生动,很自然,很亲切。比如,刘庚老人讲到侯宝林、郭启儒从北京到天津,最早在南市“燕乐杂耍场”演出一段,可以说是绘声绘色,一下子就把你带到了相声演出的氛围里去了。这个节目的第二个优点是,对侯宝林的相声“妙在哪里,美从何来”的分析,具体、到位,分寸感很强。他是从“说、学、逗、唱”四个方面分析的。他认为侯宝林的说,含蓄、高雅、格调清新,他把《新旧婚姻》和《婚姻与迷信》这两个段子里的典型细节作了对比,强调了侯宝林在加工这段相声时的“独到的、富有创造力的改动”;他又以《打灯谜》中侯宝林对“远看是条狗,近看是条狗,打它它不走,一拉它就走”,这个“拉”字的处理,作为典型例证,说明侯宝林在说口方面十分注意语言的动感和美感。说到逗,刘庚老人认为,侯宝林的逗,重在配合默契,逗出情趣,反对不尊重逗哏演员。侯宝林从不以无理取闹,不以挖苦逗哏演员迎合小市民的趣味。谈到“学和唱”,老人以《改行》、《卖布头》、《串调》作为实例进行分析,强调侯宝林学唱的成功之处在于能够“准确地把握被学者的特点”,“传神”、“到位”,不是像某些节目里一味强调他唱的怎么好,怎么像,强调他唱的比周信芳还周信芳。分寸把握的很恰当。侯宝林相声艺术中的这些成就、优点,恰恰是我们今天某些相声演员所缺乏的,这样的艺术分析,是很有意义的。

有人说,这个节目没有讲侯宝林在相声改革方面的贡献。其实刘庚老人的那些具体分析,恰恰都是讲的侯宝林在相声艺术改革创新方面的贡献。讲贡献,可以是总结式的概括出几条几款,也可以通过典型例证,实实在在地分析他究竟好在哪里。这个节目的优点恰恰就在于他的分析很实在,很清楚,也很有分寸。

这个节目的不足是,说的多了些,放的段子不够;在说、学、逗、唱四个方面,“逗”,一笔带过,过于概括。某些引出话题、烘托气氛的段子过长,如节目开头的那段《关公战秦琼》就可以压缩,以便腾出时间来,放一点“说逗”类的段子,以表现他如何与逗哏演员“配合默契”、“逗出情趣”。

另一个写侯宝林的节目是北京台的《布衣笑使侯宝林》。这个节目试图向听众介绍侯宝林的一生,比较大气,难度比较大。一般说,在30分钟的节目里,全面地介绍一位演员,容易空泛。这个节目的优点是,编辑比较善于抓重点。虽然是概括他的一生,但不是什么都写,不是平均用力,抓住了几个重点时期的有特色的东西。

身世之谜,只用了两句话:

“到现在,侯宝林的身世依然是个谜,他的亲生父母,他的出生地点,他的真实姓名,没有人知道。我们所能了解的,就是他的乳名叫‘酉儿’,因为他是农历十月十五酉时出生的,时间是1917年,按中国的说法是丁巳年。”

进北京,只用了一句话,点到为止:

“侯宝林:大概是在我4岁的那年,由我舅舅抱着坐火车到了北京,住进了地安门里织染局路北姓侯的人家,从此我就姓了侯,也就成了满族人。”

学京剧也是一句话:

11岁的时候,侯宝林被父亲送到天桥跟老艺人颜泽甫学艺,近乎残酷的训练方法,练就了他坚实的中国戏曲的基本功。”

以上这些地方,编辑都是惜墨如金,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腾出篇幅来写他的几个重点时期。这几个重点时期是:

1、第一次到天津演出,一炮打响,得到观众的认可,并引出他大胆加工修改的段子《改行》;

2、新中国成立,侯宝林进入了新天地;

3、围绕着一条主线,就是“在积极整理改编传统相声的同时,更为注重新相声的发现、创作和改编”,谈不同时期侯宝林的创新成就。

——50年代初加工整理《婚姻与迷信》,并使他对相声的理解,有了一次本质上的改变——相声,并不仅仅是个“玩意儿”,它也能为新生的人民政权服务;

——50年代中期,通过《夜行记》的二度创作,侯宝林体会到《相声也要塑造人物》。从这时候起,他开始对相声艺术进行理性思考。

——60年代初期,他倡议发起“笑话会”,整理笑话100多篇,并且点石成金,把欧洲的一则小笑话,演绎成那段家喻户晓的相声《醉酒》;他通过向相声名家张杰尧、刘宝瑞虚心求教,加工整理出另外一段精彩相声《关公战秦琼》。这时候,侯宝林体会到,加工整理传统相声,必须虚心学习,博采众长。

这一部分是重点,放的比较开,介绍和段子结合得也相当好,既介绍了侯宝林的艺术实践,同时也介绍了他在艺术实践中的体会和认识。这一点在介绍相声演员的节目里还不多见。第三部分是从文革讲起,一直到他去世。包括文革期间挨批、挨斗,1972年调回北京,当选四届全国人大代表;包括1979年1月,在阔别13年舞台生活之后,再次登台演出,1979年5月告别舞台;包括从事相声的研究工作,和大学的朋友们一起编写出版《曲艺概论》、《相声艺术论集》、《相声溯源》等三本书;还包括先后赴日本、美国和我国香港地区的访问活动。这一部分的文字稿,占了整个节目的2/5。

整个节目脉络清楚,也有重点,写一位艺术家的一生,能写到这样就不容易了。但是由于后半部分没有多少段子可放,只有一个《猜谜语》在那儿勉强支撑,光讲不练,显得空泛。

这个节目采用了主持人的介绍和艺术家自述交织的方法,形式上和福建台的《美娥》相似。但由于侯宝林的自述是于连仲模拟的,再加上最后又用了侯宝林生前的一段录音,真真假假,真假难分,有点弄巧成拙了。

在文艺节目里,采用演员、艺术家第一人称自述,是可以的,由播音员、演员代播、代讲也是允许的,但一定要让听众清楚这是代播代讲,不能真假难辨。

三、再说两个写相声演员的节目

无独有偶。天津台的《平民眼中的马三立》也犯了这样的错误,而且比北京台的错误走得更远。这个节目一开头是这么说的:

马三立相声听众面很宽,尤其是在平民中有很大的受众群落,这里面不乏追星族。前不久,天津《今晚报》发表了一条照片新闻,说的是一家祖孙三代五十多年欣赏马三立相声的事。我们追踪采访了这一家人,并且请他们和我一起主持今天的《曲苑大观》节目,感谢他们为今天的节目做了好多准备工作。好!下面就把这祖孙三代介绍给听众朋友。

刘春发:听众朋友好!我叫刘春发,这是我小孙女,那是我儿子。

刘德惠:我是刘德惠,祝大家笑口常开!

刘源源:该我了,刘源源二十岁,南开大学中文系的。

打这儿开始,主持人和这爷儿仨聊起了马三立的相声,边聊边听。应该说,这个切入点,这个角度抓得不错,是节目的一个亮点。爷儿仨和主持人一起,聊得很自然,很轻松,穿插的段子也比较贴切。

①先说他的铺平垫稳,包袱编织的合情合理,抖出来又出乎意料,——播放《卖挂票》片断;

②人物活灵活现——举出《对春联》里的“马大学问”,《开粥厂》里的“马善人”,《练气功》里的“张二伯”;

③大俗大雅——《夸住宅》的贯口化用《三国演义》、《阿房宫赋》和《聊斋》的内容和词语;

④独出心裁、刨着使活儿——《买猴》和《钓鱼》;

⑤冷活儿——《八十一层楼》;

⑥平民化——《逗你玩》。等等。

层次分明,脉络清楚。听完以后,感到整个节目挺不错,但总又觉得有点不对劲。原来这祖孙三代人,分别是由三个播音员扮演的。侃侃而谈,其实是做戏。节目开头,主持人明明告诉我们,你们是把祖孙三代一家人请来一起主持今天的《曲苑大观》节目,而且还感谢他们为今天的节目做了好多准备工作,结果祖孙仨谁也没来,全是假的。你们这么做,是出于好意,很可能是因为这一家人普通话讲得不好,或者是不善于表达,请人扮演会流畅些,好听些,但不知道有没有想过,这么做的结果,听众是什么感觉?听众会觉得电台骗了他们,他们甚至连有没有这么一家人都会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这样一来,节目的亮点就变成了盲点。尽管主持人和那个所谓的祖孙三代聊得不错,但最终的结局还是惨遭淘汰。一个相当不错的节目就这么落马了,很可惜。真的就是真的,代播、代讲,要讲清楚,至少让听众一听就知道,这是代播,绝不能真真假假,真假不分。

还有一个写相声演员的节目是辽宁台的《杨振华相声的讽刺魅力》。这个节目的笔墨很集中,只谈一个问题——讽刺的魅力。讽刺是相声的长处,特点,也是杨振华相声的特点。抓住了这个特点,便于深入下去,节目也会很好听。

节目在介绍杨振华相声为什么具有讽刺魅力时,把握了四个要点:

一是他有丰富的生活底蕴。选用了《假大空》和《特殊生活》作为例证。

二是他视角独特,观察生活细致,善于以小见大。选用的作品是《油水大》、《十等司机》。

三是他选材的角度新颖别致,很会用相声进行善意的讽刺。选用了《下棋》。

四是他的作品贴近老百姓。选用了《如此大款》、《动物世界》。

你看,节目的切入口不大,谈的问题很集中,但层次分明,脉络清楚,可听性很强。

这个节目的主要缺点是,杨振华的谈话过于概括,与他的作品联系的不是很紧密。比如,谈到《假大空》和《特殊生活》的创作,只是笼统地说“在牛棚里”“积累了很多的东西”,“什么都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写出来就特别有生活”。这些话都没错,但太抽象了,太空了。杨振华说这些话的时候,情绪很激动。情绪可以产生创作冲动,但还不足以说明生活底蕴的丰厚是杨振华写出这么两个好作品的根本原因。这里有一条经验值得总结,即我们采访演员的时候,不能任凭演员去说,要引导,不能让他停留在情绪这个层面,要往深处引导,有时候甚至要刨根问底。

这两个节目没有参加专家奖评选,但都参加了政府奖。《杨振华相声的讽刺魅力》获得了二等奖。

四、说说福建台的《美娥》

这个节目在专家奖和政府奖评选中都获得了一等奖。

美娥是一个人的名字,全名叫陈美娥,台湾著名的南音艺人和研究工作者。节目为我们讲述了美娥由一个对南音一无所知的少女成为一位南音艺术家的故事。故事讲得很朴实,整个节目的风格朴实、淡雅、清新。

美娥19岁那年(1975年)在台湾一家电台当音乐节目主持人。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什么叫南音,什么叫南管古乐。初听南音,她感受不到任何好听之处,弄不懂怎么会有一种音乐唱的这么痛苦?但是当她听到真正艺术家的演奏和演唱时,她受到了震撼,她迷上了南音。从此,美娥开始学习南音、研究南音、推广南音,走上了一条痴迷南音的不归路。

这个节目有几点值得学习、借鉴。

1、节目采取了主人公讲述和主持人介绍交织的形式,主持人主要是叙事,讲述背景,过程,有时也稍加点评;美娥则主要是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侧重内心活动。他们共同编织了一个动人的故事。

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

主持人:1975年,美娥才19岁,是一家电台的音乐节目主持人,专门介绍台湾民谣和戏曲。有一天,一位听友来信要求播放一段“南管古乐”,而美娥却不知道何谓“南管”。

美娥:我第一次听到“南管”这个名词,还以为它是一种乐器,因为,我对它太陌生了。

主持人:于是,她来到台南最古老的一个南音社——“南声社”,希望能够见识一下南音的“庐山真面目”。那天,走进“南声社”,美娥见到的是一群老者在哪儿咿咿哑哑,他们都全情投入,挚爱之情溢于言表,但是,在美娥听来,却是“声嘶力竭”,不知所云。

美娥:我发现这个音乐实在是让我听不懂,因为我感受不到这个音乐的好听之处。他们唱的声嘶力竭,我不知道他们这种歌为什么要这么用力唱,唱得好痛苦!

这个实在是不可思议了。另外,我也感到,可能是这种音乐太难懂了,才会走入没落,才会式微。

主持人:于是,他在心里与这种“听不懂”的音乐告别,转身走出院门,就在这时,一位老太太趋前招呼:

美娥:小姐,小姐,明天晚上有空您再来,您听听我们的老师,他们唱得很好,演奏的很好,明天才是他的日子,明天他们会来指导大家。今天晚上我们几个老人是平常玩的,我们(唱的)不算南管。明天您才能见到真正的南管。我说,哦,是吗?

主持人:或许是好奇,或许是盛情难却,第二天晚上,美娥如约而至,这回,老师弹的还是那曲《鱼沉雁缈》,唱的还是那首《望明月》,然而,美娥却有完全不同的感受——她说是一种“震撼”:

美娥:然后那个感觉,昨天是下里巴人,今天却是阳春白雪,这种音乐如此的高雅、如此的文静,有一种非常深沉的、无法言喻的魅力在内,真不同凡响!所以,我对它有好奇心。南音给了我非常直接的震撼,深深地吸引我。我想,前世一定听过。

主持人:从陌生、敬而远之,到好奇、油然生爱,竟然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美娥与南音的缘分便在这种雾雨雷电般的变幻中开始了。

主持人和美娥的讲述都很真实。我们可以听得出美娥的讲述是从采访录音里精心挑选、精心剪裁的。用被采访人的讲话录音,穿插主持人的介绍,编织一个生动的故事,这是很见功力的。首先,采访要到位;其次,剪裁要精心;第三,主持人穿插的话语要得当,要和美娥的讲述协调一致,互为补充,浑然一体。做不到这三条,这个故事就不可能完整,也不可能打动人。福建台的编辑雷小红、翁崇闽做到了。听完整个故事,美娥的形象会自然而然地印在听众的脑海里。

2、语言朴实、生动、自然,没有大话、空话、套话,特别是美娥,说的都是心里话。比如,在讲到寻找台湾南音根源这一段,美娥是这么说的:

因为,如果不来,我不放心。我们知道,南音的保存地在泉州,要确认南音在民族音乐史上的地位,那如果我不了解它的原乡的状态,我怎么放心?因此就冒险来了。我说,我要看所有的传统,我要听所有的传统。

主持人:想看所有的传统,想听所有的传统。美娥就是这样如饥似渴地吸取原乡土地上的养分,从梨园戏、打城戏到布袋戏、傀儡戏,再到民间的南音艺术。美娥发现,原来南音在闽南是如此兴旺,令她称羡。

美娥说得很实在。主持人说得也很实在。没有像我们一些节目里,非要加上一些两岸同根、同源、同祖先一类的话。有的编辑以为不这样写,就没有倾向性。其实,“倾向应当从场面和情节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而不应当特别把它指点出来。”美娥和主持人的那些话,早已把两岸同宗、同源、同祖先的道理包括在内了,不必画蛇添足。

3、层次清楚,美娥由对南音完全不懂,到痴迷,到成为一个很有成就的学者,层次很清楚。

4、南音曲目,多数人可能听不懂,但给人留下的总体印象是很美的。

5、结尾很好,能给人留下回味。

美娥是有成就的,只有小学三年级学历的她,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竟然完成了哈佛毕业生水平的研究成果,仅此一点就让人敬佩。应该说节目很好地介绍了她近30年的艰辛努力和丰硕成果。一般做节目,到这里总要总结一番,概括一下,不总结,不概括,似乎煞不住尾。但那些总结概括,往往又是多余的,甚至让听众反感。《美娥》的结尾没有走老路子,它是这样写的。

美娥的讲话录音:真的,人的一生能够选择一项你所喜欢的,而且你又觉得充满意义的事情,然后一路走来,坚持地走,又能获得共鸣,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主持人:听众朋友,在南音的旋律中浸淫了近三十年的美娥,周身都散发着檀香般清新、雅致的韵味。

(音乐压混)

台湾汉唐乐府南管乐古乐团的创办人兼艺术总监陈美娥女士与南音的缘分显然还要延续下去,但是,我们今天《跨越彩虹》节目结束的时间却快到了,庄园相信今后还有机会在节目中继续向您讲述这位坚韧的台湾女子与祖国传统南音的故事,很感谢您的收听,再会!

我以为这种结尾,能够给听众留下一些可以咀嚼的东西,可以让人回味,比起那些概括式的、总结式的结尾,好得多。

当然,这个节目也不是完美无瑕的。例如主持人的叙述,在感情方面还欠火候;主持人的叙述和美娥独白的穿插,总体上虽然还不错,但某些段落还可以改进;一些唱段比较难懂,还可以想办法做一点介绍等等。

五、山东台的《古柳新绿话琴书》

《古柳新绿话琴书》是介绍山东书琴演员姚忠贤演唱艺术改革创新的。这个节目有两个优点,一是较好地介绍了姚忠贤改革创新的理念和取得的成就。比如,姚忠贤认为,艺术的生命力就在于在继承传统基础上的求新,求变。《老残游记》里,黑妞、白妞的红极一时,就是因为他们不断地变化,不断地革新;姚忠贤的老师邓九如之所以自成一派,也是因为不断地创新。姚忠贤的另一个理念则是,改得好不好,要由观众来评判:“改革既要符合艺术规律,又要适应现代观众的审美情趣。”二是可听性强,好听好懂。节目采用的是主持人和姚忠贤聊天的形式,边聊、边听,谈改革理念与听节目、介绍改革成果结合的比较紧,所选的段子也很好听。节目开头的山东琴书《大瞎话》,幽默风趣,一下子就把听众抓住了;节目中穿插的几个段子也很精彩,再加上聊天式的对话比较自然,这就使得这个节目具有很强的可听性。

这个节目的主要缺点是,有些话说得过满,比如解说词中“山东琴书这几年可真是‘火’。不光在山东火,火在天津、北京,还火到了大江南北,火到了香港”。这些话显然是说过头了。不要把几个地方、几场演出的红火,说成是一个曲种的红火。有些话不准确,比如谈到老曲新唱,改革《梁祝下山》,姚忠贤说:“梁祝是过去的书生,咱现在可以不可以把过去的书生改成现在的大学生呢?你比方说现在大学生出去到山上旅游了,踏青去了,‘走啊兄弟,走啊,走啊’!以这种表演手法,这样她就活了。”又说:“要唱的比那个流行歌还要美,那样观众才能喜欢呢”。等等。这些说法都不准确。首先是不能这么改,如果真的这么改,山东琴书就不是琴书了;其次,他本人也没有这么改,听唱段就可以听出来。意思是对的,要让群众喜欢听,喜欢看,要适应今天听众的审美需求,但比喻不当。谈改革创新比喻不当,用语不准,是会造成混乱的。当然,从整体上看这是个好节目。这个节目获得了政府奖一等奖。

介绍了八个节目,其中有的获得了一等奖,有的获得二等奖,也有落选的。获奖固然可喜,落选难免沮丧。但这些都是暂时的,也不是最重要的。我以为要紧的还是学习这些节目的共同的优点以及汲取他们的教训。

我以为这八个节目的共同优点是:

(一)思路清楚,即写什么,编辑是很明确的;

    (二)有实实在在的东西,并且有作品印证;

    (三)有些节目找到了比较好的角度,有些节目选取了比较好的形式;

    (四)多数节目内容很集中而又很有层次。

总之,八个节目优点都很突出,但也都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其他节目也有不少优点,但也同时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限于时间,不可能一一分析。

第二点:讲一讲几个值得注意的问题。以曲艺节目的问题为主,也涉及一些别的项目的节目。

(一)节目单调。以政府奖为例,

17个曲艺节目,写人物的占了13个;17个曲艺节目,相声占了7个;

缺少新人、新作。大而空的节目多,小、巧、精的节目少;

南北失衡,南方曲艺只有三个节目参评。

节目单调有客观原因,主要是曲艺舞台演出不景气。这个我们解决不了。我们应当着重找找主观方面的原因。我以为至少有两点值得注意。

第一是,领导对节目曲艺重视不够,编辑下的功夫也不够。比如南北失衡的问题,舞台演出失衡固然是重要原因,但同样是南方的福建,近几年还是有四个节目获得了政府奖的一、二等奖,广西也有《清词丽曲颂春兰》、《最忆漓水情长时》和《百年神韵话文场》三个节目获得一、二等奖。关键是领导重视,编辑下功夫。他们的成绩并不比一些北方曲艺大省差。

第二,造成节目少而单调,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使我们在选材上存在着误区。这个误区就是贪大求全。有些电台领导和编辑人员认为,要获奖就得写大演员,知名人士,于是大家都盯着哪几位大师级的人物。记得前几年天津搞了一个马三立从艺80周年纪念演出,至少有五家电台拿这个晚会做文章,而那个晚会并不精彩,结果五个节目都失败了。其实,小人物也可以做出好节目。太原的曹强,大同的柴氏兄弟,在全国并无多大名气,山西台恰恰就凭着这两个小人物获得了政府奖的一、二等奖。

再有就是认为写人物就得全面,从拜师学艺写到功成名就、告老还乡,甚至写到与世长辞。要是都这么写演员,一个演员做一个节目就够了。不是不可以全面地介绍一个演员,但要因人而异,要百花齐放。可以有不同的切入点,可以有各式各样的角度。刚才提到的五家电台都写马三立舞台生活80周年,北京台写来写去,写不下去了,他们找到了一个切入点——把这台晚会作为一个引子,一个由头,出了一点晚会实况以后,很快就进入了《买猴》,通过一个代表作,写马三立的艺术和人品,弄出了一个好节目——《一曲〈买猴〉传盛名》。这次13个写人物的节目,多数犯了贪大求全的毛病,有的虽然获了奖,但我还是不敢恭维。比如《彩云飞舞八千里,玉振金声七十年——纪念著名京韵大鼓表演艺术家骆玉笙》,比如《七块竹板走神州——访著名快板书表演艺术家张志宽》。用心良苦,但无从下笔,结果都是写了经历和过程,艺术究竟好在哪儿,只有抽象的赞叹,没有切实的分析,听完以后还是不明白,还得自己去体会。

(二)文字稿越来越长,语言部分越来越多,文艺作品越来越少。

这个问题已经存在好几年了。有的评委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一位音乐评委呼吁:“音乐节目还是要以音乐为本”;另一位评委说:“文艺节目不是新闻节目,也不是社教节目。文艺节目中,文艺作品应当是主体,否则就不是文艺节目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看,至少有以下一些原因。

第一,文艺节目和新闻,和某些文艺界的事件,联系越来越紧密。文艺编辑关注文艺的新闻、信息,重大事件,并且恰当地把它引入我们的节目,会使我们的文艺节目更有新鲜感,也可以得到听众更多的关注,这本来是件好事。但可惜的是我们的许多文艺编辑在引入这些新闻和信息时,忘记了自己做的是文艺节目,新闻、信息只是一个切入口,一个由头,最多是一个骨架,最终还要落脚在文艺上。在这种时候,我们的编辑往往把精力和笔墨都花在新闻事件本身上去了,新闻的亮点是抓住了,事件也写得很动人,文艺呢,对不起,忽略了。我承认,这类节目可以是很好的新闻专题或社教专题,但它不是很好的文艺节目。

第二,希望写的深一点、精一点、全一点、动情一点,但忘记了文艺作品。犯这类毛病的,以写人物的节目为多。

贪大求全。前面已经说过,不重复了。

求深求精。这本来是好事,但这种深和精必须和艺术家的实践,和艺术家的作品结合,否则就游离了。比如有一个写残疾人歌手的节目,稿子写的相当好,有一定深度,但他写的只是残疾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与他怎么成长为一个歌手,与他的音乐作品毫无关系。30分种节目只有两首歌,而这两首歌又完全处于陪衬的位置,文字稿与这两首歌基本上无关。

想把节目稿写的动情一些,是完全应该的,我也经常鼓吹这一点。但这种“情”不能脱离艺术家的艺术实践。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节目:某位艺术家不幸去世了,老师怀念,同事怀念,观众听众怀念,媒体怀念,讲的都很动情,有的的确可以让人掉眼泪,但就是和他的艺术实践,和他的作品联系不上。听众听到的只是还算感人的悼念式的讲话,而不是一个包含深情的文艺节目。要想做出既饱含深情,又很有欣赏价值的文艺节目,就不能只停留在一般的情感性的追忆和怀念,必须把怀念、追忆和艺术家的艺术实践及作品紧密结合。当然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三)两张皮。就是语言部分,介绍部分和播放的文艺作品不沾边,说归说,唱归唱。这个毛病和前一个毛病是紧密相关的。我们的编辑只想到怎么写稿子,怎么找人讲话,根本就没有想到有什么节目可以支撑,等到稿子写好了,只好随手抓个段子来凑数。

比如,袁世海去世后好多电台都做了节目。有一家电台的节目用了戏曲学院的一位老师的讲话。这位老师追忆了袁老是怎么主动给他说《斩马谡》这出戏的。老师的讲话很不错。最后一句是这样的:“袁老师就是从人物出发,要求我们演出马谡他必然失败的内在因素。他的一个眼神,一个语气,可以看出来他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这位老师讲完后,放唱段,理所当然要放《斩马谡》,但放的却是《野猪林》。说归说,唱归唱。要是不懂京剧的人还会以为《野猪林》就是《斩马谡》呢。这类问题很普遍,就连我们这次获得政府奖一等奖的曲艺节目《王小岳》也有“两张皮”的毛病。在王小岳的追悼会上,记者见到了王小岳夫人和儿子洋洋,洋洋哭诉着:“爸爸是为曲艺而生,为曲艺而死”!编辑接着写到:“可是孩子,你真正懂得曲艺在爸爸生命中的份量吗?”紧接着就播放王小岳演唱的河南坠子《风波亭》片断:“儿啊,你可记得你祖母怎么样地教诲我,你可记得为父背上刺的是什么”“儿啊,精忠报国,我的儿啊你可懂得,国即民,民即国,国泰黎民方安乐。咱们抗金兵为的是救黎民离水火……”这样衔接,实在是太牵强了。

解说和作品是相辅相成的,是互为补充的。“两张皮”不仅不能相互补充,反而会产生相反的作用,甚至误导听众,希望引起重视。

(四)切忌真真假假,真假不分。

两个相声节目的问题已经说过了。类似的问题还有,比如剪辑实况时,稍不注意就可能造成时空混乱。南京台的一个晚会,节目内容很感人,在现场直播后,经过剪裁加工于第三天重播。剪裁加工版弥补了现场直播时的一些不足,这很可贵,但时态混乱了。已经是三天后了,主持人还在那儿说本台正在现场直播,还在说今晚五台山体育馆如何如何,这就让人真假难辨了。应当如实地告诉听众,前天晚上有那么一台晚会,我们直播了,今天晚上播的是录音剪辑。

北京台那个《生命,因音乐而精彩》也犯了同样的毛病。大贺典雄是2001年11月6号到北京,7号晚上7:30分在北京演出。节目是2002年2月播出的,但节目一开头却故弄玄虚,说:听,新消息又来了“今天上午11点40分,一架猎鹰900型公务机滑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专机停机坪”。明明是上一年11月6号的事,早已是旧闻了,怎么到了2002年2月又变成了新消息呢。了解这方面信息的听众一听就知道主持人是在作秀。这种做法要不得。

(五)要创新,不要一哄而起。

我们的节目,特别是曲艺节目创新不够,令人着急。希望大家在创新方面切实下点功夫。更为令人担忧的是模仿、科隆,一哄而起。我不敢说那个节目就是模仿,但应当提醒一下,今后要注意独创。模仿也不是绝对不可以,但要超过被模仿的对象,学步可以,但要学的好。比如,现在写东西,喜欢强调平民化,于是布衣呀,平民呀,平民视角呀,在我们节目里就大量出现了。不少人强调人性,人文,我们的节目里也大量出现这样的字眼。我看还是慎用为好。如果说来自民间,艺术受老百姓欢迎就是布衣大师,平民化大师,这样的大师太多了。不是绝对不可以这样用,我是怕一哄而起。节目如果以平民化为标榜,核心内容就应当真正说出他是怎么平民化的。

(六)常识性的错误还比较多。有些节目连十六大开幕的日子都错了,可见还不够认真。专业知识方面的错误则更多,就不一一列举了。差错很难避免,但应当尽量避免。

今天我讲的这些,肯定会有差错,欢迎大家批评、指出。请大家放心,我绝不会说:“当然不好接受”。

 

 
本网站所有信息均由中广文艺网授权发布,未经许可不得私自引用、转载或复制。

© 版权信息:中广协会文委会
Email:gbwy@163.com

(建议采用1024×768的屏幕分辨率浏览本站可达到最佳浏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