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状与目标

——第六届广播文学节目专家奖讲评


中广学会专家组 丛林

从前不久结束的第六届文学节目专家奖评奖看,参评作品一定程度反映了时下广播文学节目的现状。可以说,有喜有忧,喜忧参半。

在当前社会文艺存在商业化猎奇走偏倾向的形势下,广播文学节目可以说是一块净土,内容是健康向上的,格调是高雅的,发挥了引领的作用,可喜可贺。本届评选出常规文学节目一等奖四篇:《舞动的山魂》(深圳台)、《世纪巴金》(四川台)、《一位乡长的〈炸坝手记〉》(安徽台)、《延绵了半个世纪的浪漫》(广东台);评选出配乐广播文学节目一等奖三篇:《同心邀明月》(中央台)、《火红的兄弟》(湖北台)、散文《沐浴》(天津台)。

由于文研会的大力倡导,这届各台特别是地市台参评积极性高涨,参评数量有所增加。常规文学节目达39个,配乐文学节目达27个,合计为66个,超过上一届。节目质量也有所提高,整体质量、制作水平差异不大,但拔尖作品不多,具有创新意义的作品也不多。

下面结合节目现状和创优目标做具体分析。

总体目标

广播文学节目创优的总体目标应讲求思想性、文学性、可听性和创新性。

一、思想性。

节目的思想性体现在编辑思想和作品内涵之中,编辑选择作品的主导思想、评介作品的思想倾向和内在情感是整个节目的“灵魂”。在作品选择上,要多选用有欣赏价值的、思想性、艺术性都比较高的作品。同时,在评析方面,要观点鲜明,准确到位。

广播文学节目的功能与社会文学是一致的,但由于受传播媒介特性的影响,也有它自身的特点。文学节目不一定追求直接配合当前形势,有些可以配合,有些则是长远的、间接的配合。有的文学节目要求直接配合怕是会有一定困难,比如,讲解古典文学就不一定要讲究配合。不能像现在这样,一说“非典”,大家都“紧跟”,说余光中时髦,大家就都做滥了。

二、文学性。

文学性是广播文学节目的基本的独特的属性,是艺术性在文学节目中的具体体现。广播文学节目实质是社会文学作品在广播媒体上的声音立体化呈现,因此,作品本身是否具有很强的文学性是节目成败的一个关键。同时,编辑的评介部分在追求广播口语化的同时,也需讲求文学性,并达到与作品的文学风格相统一。

广播文学节目可以采用纪实性文学作品,但不提倡那些文学性差、感染力弱的纪实作品拿来参与评奖,应杜绝文学节目向新闻靠拢的倾向。

三、可听性。

可听性对文学节目来讲十分重要。节目的总体策划和一切手段的运用都要从方便收听出发,这是我们制作节目为大众服务的根本目的所决定的。节目下了不少功夫,可是送到听众耳边,不好听、不耐听、听不懂,节目就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我们的劳动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可听性对广播文学节目来讲,涉及到作品选材的难易度、节目策划的周延性,还涉及到播音水平、制作质量和手段运用等问题。

四、创新性。

广播文学节目要不断创新,创新,节目才能发展。创新有个题材问题,题材范围应力求拓展,立意开掘应力求深化;创新还有个形式问题,形式结构应力求出新,表达方法应力求多样。常态节目质量要有创新的精品引领,创新的精品要力求通俗化、平民化,使常态节目与创新节目相结合。

评奖鼓励创新,树立创新旗帜。创新允许赏试,不要把创新看成是轻而易举的事,不能过分追求完美。这次评奖中深圳、宁波的节目都具有创新意识,有的节目虽不尽如人意,评委们还是予以鼓励。

选材目标

广播文学节目的创优运作首先是选材目标。选材目标应讲求立意积极、内容新鲜、角度独特和价值久远。

广播文学节目包括文学作品赏析、文学作家评介、文学现象研讨等。在我们设项的文学节目中,包括常规文学节目和配乐文学作品两类。

广播文学节目是选择社会文学精品,通过声音立体塑造,运用广播媒介,呈现在广大听众耳边,从而使听众受到情操陶冶,得到审美享受。严格讲,广播文学节目是拿来主义。所以广播文学节目的选材对节目质量来讲,是至关重要的,是基础,是前提。那么,选材应如何把握?选材的目标是什么?

一、立意积极。

安徽台的《一位乡长的〈炸坝手记〉》就是一个很好的实例。

20037月,淮河遭遇历史上罕见的洪水。安徽颍上唐垛湖作为行洪区,继1991年炸坝行洪之后,再次炸坝。农民十二年重建起来的家园倾刻变成汪洋。面对这悲壮的一幕,直接指挥防洪的垂岗乡乡长周泉写下了一篇催人泪下的《炸坝手记》,记述炸坝前后的一切及他的忧思。

节目真实感人,情真意切。作品在呼唤社会重视农民问题,在呼唤文学创作的“底层意识”。主题深刻、积极,具有感染力和震撼力。

有一个台的节目选的是邮亭的小说《北大女生》。节目以赞美的情调,讲一个女大学生和一个已婚男人的婚外恋情。评委认为这类小资情调的作品不宜在广播中播出。既或播出了,作为优秀节目拿来参评也是不妥当的。因为广播文艺是通过广播媒体面向社会,具有示范性和倡导性。

二、内容新鲜。

深圳台的《舞动的山魂》是一个很有创意的节目。节目主要介绍了长篇小说《攀岩世家》。著名作家张俊山的长篇力作《攀岩世家》,在广播中尚无人涉及。因此节目具有新鲜感,且情节神奇,人物鲜活,可听性强。这一选材使节目成功了一半。

再比如:韶兴台的配乐散文节目《岁月如歌故园情》,节目中选择了反映韶兴风俗人情的三篇散文《老街》、《老屋》、《老歌》,构成了一个节目,深厚、雅致,具有浓重的地方风情和地域特色,是别人无法涉及的题材。但因播音问题被排斥到了等外,评委们很婉惜。

选材中也发现一些问题,有些台有紧跟时令、追逐“大家、大腕”的倾向,结果题材不新,内容重复。

三、角度独特。

广东台为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周年而作的节目,选材角度独特,突出了重围,独立其间。

毛泽东同志诗作多以宏大历史气魄和鲜明战斗印记见长,表现奔涌豪放的艺术风格。而广东台的《延绵了半个世纪的浪漫——谈谈毛泽东诗词中对杨开慧的情结》一节目,却选择了柔情似水的作品,体现了毛泽东诗词的婉约风格,从而展现了毛泽东诗词的艺术魅力。而且通过诗词串联了一个毛泽东与杨开慧具有传奇色彩的五十年的情结。

为表现这一情结,节目还开掘了鲜为人知的资料:50年后发现的杨开慧的五言诗《偶感》,诗中表达了对毛泽东同志的情感。杨开慧的这首五言诗的采用对毛泽东同志诗作中的情感抒发是个有说服力的照应;节目中还披露了毛泽东同志七律《答友人》中“‘斑竹一支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就是怀念杨开慧的,杨开慧就是霞姑嘛!”有价值的资料。

四、价值久远。

所谓价值久远,是说一个广播文学节目应经得起时间的检验,成为经久不衰的精品。

据了解,许多台已经没有文学节目的设置,有些参评节目是为了评奖的应景之作。

文学节目是广播文艺节目中重要组成部分,是广播文艺的一个分支。我们知道,《小说连播》节目是广播文艺中听众喜爱的的传统节目,当年中央台的《阅读与欣赏》名牌节目曾影响了几代人。当然文学节目要改革,向“三贴近”方向改革。但我认为倡导精办文学节目对一个台来讲是不可或缺的。有人说,文学功底是广播文艺节目的基石,一点也不过分。广播文艺是广播节目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随着专业台的建立,广播文艺队伍已处于一种散在状态,广播文艺的业务研讨和队伍培训已不在常规日程之内。试想广播文艺中的戏曲、曲艺、音乐、综艺等各类专业编辑,如不具备文学功底,何谈节目的策划、创新和实现呢!可以说,多生产历久不衰的文学精品节目并进入业内市场,既是丰富节目资源的重要措施,也是培养文艺编辑队伍的重要举措。

编制目标

广播文学节目的创优运作在选材目标确定之后,作为载体的节目则进入编制目标阶段。编制目标应讲求评介准确、播讲到位、手段得体、制作精良。

这里说的编制目标,包括节目策划、节目编辑、节目制作等。选材如果到位,二度创作就成为关键。二度创作要紧密围绕作品,充分调动广播手段,实现声音的立体化呈现,为听众创造丰富的想象空间,给听众以美的享受。

一、评介准确。

请看《舞动的山魂》一开始的评介:“张俊山的长篇小说《攀岩世家》写的很诗性,很美。小说分为两部分,前半部分写大山、悬崖和一群汉子,为了生活或者说仅仅为了征服,他们在攀岩,在悬崖上荡来荡去,勾勒出了一幅审美粗糙的民俗风景。而后半部分是写大历史、民族命运。一九四一年抗日战争如火如茶,攀岩的汉子们毅然溶入了拯救民族命运的烽火硝烟,这是生命的一种提升和转变,过程溢满鲜血。比如主人公五爷的死,就展示了一种悲壮的美。

我们就选这两个章节来赏析《攀岩世家》,一是攀岩,一是五爷之死。”

首先,这一评介对全篇起到引领作用。小说分两部分,前半部分写大山、悬崖和一群汉子,为了生活在攀岩;后半部分是写民族命运,攀岩的汉子们溶入了拯救民族命运的烽火。然后告诉我们节目从长篇小说中选两个章节来赏析:一是攀岩,二是五爷之死。

其次,这一评介语言准确分寸得体。节目中说,“长篇小说《攀岩世家》写的很诗性很美”、“勾勒出了一幅审美粗糙的民俗风景”、“这是生命的一种提升和转变”、“展示了一种悲壮的美”。且评价融入介绍之中,自然朴实。

我们无论评析作品,还是评介作家,都离不开文学作品。但广播节目和文学作品不能等同,这主要体现在经过周密策划的节目立意和评介方面:①立意明析,思想凝炼;②语言准确,风格协调;③结构贯通,一气呵成。

在语言方面,有的评介过了头,有吹捧嫌疑;还有的评介语言过谦。

二、播讲到位。

播音应做到情绪饱满,语气恰当,不能过分渲染,也不能无精打采。读音要规范。

深圳台的《舞台的山魂》播讲较为到位,其中场面人物化的演播也很得体,可放可收,恰到好处。

四川台的《世纪巴金》播讲处理得当。节目中男声为巴金自述部分,女声为评介巴金部分,分明而得体。

广东台的《延绵了半个世纪的浪漫》女声播讲有些过分,与诗词的婉约风格、与毛泽东与杨开慧的浪漫情调不相吻合,少细腻,少美感。

在有的节目的访谈中,有的节目主持人对节目的驾驭能力较差,没有起到主持的作用,相反,嘉宾成了主导方面,左右着节目的进程。

文学节目的播讲要特别注重规范化和感知性。

现就播音规范化问题,以《岁月如歌故园情》的知识性错误为例加以说明:

“茶馆坐满了各色人等——短衣、长衫,提鸟笼的少爷,跑码头的贩”中的“行”字应读“xíng”音,是“行销”、“行商”的意思,错读成“háng”;“兰天在上,白云游荡,春来鸽哨鸣响,秋飞“人”字雁”中的“行”字应读“háng”音,是一行行大雁的意思,错读成“xíng”;“这捣臼捣脱了多少米谷糠”中的“砻”字应读“lóng”音,是去米壳的器具,错误读成“qíu”;歌无论是钟大吕或燕语莺声……稿中“黄”字错写成“洪”字,播音员也错播成“洪”字。

所谓感知性,是指听众在收听节目时的感受知晓程度。广播节目是给人听的,听其声就要解其意,一切有岐义、易含混的地方都要有利于声音、意义的辩析和鉴别,不能造成一点点的听觉模糊。我们有的参评节目,评委专注地对照稿件听了两遍还没大搞明白,可以想见听众一遍怎么能听得明白呢!再比如,时间表述模糊:“毛泽东对杨开慧的思念与爱意,到了1975年又一次再度流露,起由是他写的一首名为《答友人》的七律诗。”稿件中《答友人》到底何时而作模糊不清。

三、手段得体。

广播呈现的声音手段有三:语言(包括访谈、讲话)、音乐、音响。

四川台《世纪巴金》中“家”的电影录音片断,穿插得体,长短适度,与节目融为一体,既丰富了节目的音响,又突出了巴金这一代表作的地位,增强了节目的魅力。

恰当运用典型人物的录音,可以增强节目的真切感和说服力,《世纪巴金》中精心选择了巴金的一段十分精炼情感真挚的录音讲话放在节目的头与尾,为节目增添了光彩。

一个介绍贺敬之诗作的节目,除开始语和结束语外,通篇是贺老自己朗读自己的作品。他的朗读如何暂且不作评论,声音的音色、声调、节奏几乎一成不变,一读到底,显得单调、乏味,可听性差。

在配乐方面,不能说,配了就比不配好。《红色苍凉时代的歌声》写的是七十年代中国文坛鲜为人知的文学潮流“白洋淀诗群”。配的音乐是外国歌曲《小路》、《在路旁》等,不搭调。

有的节目一味追求音响、音乐效果,造成形式大于内容,太刻意,少韵味。

关于配乐文学节目。

音乐在配乐文学节目中,主要功能是渲染情绪,烘托气氛,引发联想,创造意境。当它进入节目时,叫节目音乐。节目音乐必须根据特定节目的总体要求,与语言、音响有序组合,而成为节目系统中的必要部分,使节目更加动听,更富韵味,以提高节目的整体效应和质量。在配乐文学节目中,存在着配乐不到位、不对位和音乐素材过杂、制作音量过大的问题。

这里特别提出,在27篇配乐文学作品中,有七、八篇不是配乐文学作品,而是标准的文学专题。评委建议,配乐文学节目还是加上“原创”二字为好,一是便于界定,二是鼓励新人新作。

四、制作精良。

参评节目的制作质量整体有所提高,但问题也不少。比如,节目声音太闷,音量忽大忽小,有的节目音乐、音响的音量过大,盖过了语言,听不清内容;有的节目有重复语句出现。

目前,广播文学节目处在一种不够稳定的边缘化状态。现状是我们研究问题的基础,目标是我们开拓进取的方向。只要我们能够以坚实的步伐向前迈进,就一定会开辟广播文学的新天地。

(作者单位:中国广播电视学会专家

 

 

 
本网站所有信息均由中广文艺网授权发布,未经许可不得私自引用、转载或复制。

© 版权信息:中广协会文委会
Email:gbwy@163.com

(建议采用1024×768的屏幕分辨率浏览本站可达到最佳浏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