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规律  更上层楼

——2006年广播文艺(音乐)节目专家奖讲评

 胡 妙 德

 

今年参评的音乐节目有37个、音乐主持人节目有18个,总共55个节目,整体水准较高,有些节目具备冲击全国最高奖的可能,但也有一些节目还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这些节目通过评委会的反复比较和评估,分出高低,排出名次,有些节目由于名额所限,这次落了选,十分遗憾!然而,获不获奖、获什么奖的这个结果并非最终目的,重要的是通过参与,从中相互学习,总结经验,探寻规律,不断提升我们做音乐节目的水准。

从每次参评的节目中,都涉及怎样做音乐节目的一些基本问题,其中,包含着音乐广播的一些内在规律。掌握和体现这些规律,对于做好音乐节目具有重要意义。

这次,我想变换一种方式讲。在1小时的时间里,与其面面俱到,哪儿都点到为止,不如集中谈一个问题,尽可能谈透些。谈什么呢?谈在音乐广播中怎样介绍人物。

为什么要谈这一问题?因为人物介绍类节目是音乐广播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在历年参评的音乐节目和我们日常的音乐广播中,都有大量人物介绍类的音乐节目;不仅在音乐广播中,而且在文学广播和戏曲、曲艺广播中也都大量存在,是其中的一大门类。深入探讨这一问题,对于提高人物介绍类节目的创作水准不无裨益。

专题音乐节目按其内容,我把它大致分为6类:人物介绍、作品介绍、音乐专题、音乐报道、乐器介绍和音乐故事。在专题音乐节目中,人物介绍类节目以介绍音乐人物为主。就我国的音乐工作者来说,他们的人数相当可观,是一支庞大的队伍,包括歌唱者、演奏者、作曲者、指挥等。音乐人物有个人的,也有多人的组合;有专业的,也有业余的;有古今中外、男女老少的。他们都是这类节目的介绍对象。

获今年音乐节目一等奖的《爱心大使——丛飞》,就是一个人物介绍类的新闻性音乐节目,是广东电台南方生活广播制作的。

大家知道,丛飞的事迹很感人。在他37年的人生旅途中,先后共认养了178名贫困地区的孩子,捐出300多万元人民币善款资助他们上学,而自己却过着节衣缩食的简朴生活,后来,他不幸得了癌症却无钱医治。人们被他的事迹深深打动,2005年,丛飞被评为“感动中国的年度人物”。

《爱心大使——丛飞》这一节目在选题策划上,运用专题音乐节目的形式,把丛飞这位先进人物和优秀歌唱家凝聚在“爱心”的主题上,在丛飞病逝前,多次采访并制作、播出了这一节目,如今成为学习和纪念丛飞精神的难得的有声教材。

这一节目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它是新闻性与音乐性的一种有机结合,是同一个题材变换了一种节目形态和介绍方式。作为节目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音乐在烘托情绪、抒发情感、突显主题方面的功能得到充分的调动。整个节目结合主题的层层展开,穿插了丛飞生前演唱的歌曲,用以展示丛飞的思想情感。他的歌唱不仅体现了他的职业生涯和艺术成就,也是展示他丰富的内心世界及其真、善、美的思想情感的一个重要手段,真是大爱如歌。丛飞的爱心之举可以在他美好心灵的歌声中寻觅到他的思想根源——博爱情怀。在这方面,这一节目比起一般的新闻报道多了一个手段,那就是音乐——用音乐来“说话”,体现了音乐独特的魅力。

做这一节目有两个关键:一是想没想到要把它作为一个选题。对先进人物的把握,体现了新闻工作者对其中所蕴涵的新闻价值的判断,也就是新闻敏感。新闻价值有4个基本要素:事实的重要性、事实的指导性、事实的趣味性和事实的有益性,具体地说,对受众表现为是否有用、有益、有兴趣和引起普遍的关注。在当今社会,丛飞的精神具有典型意义。和谐社会需要大力弘扬像丛飞那样的无私爱心和互助精神。适时把握这一典型人物和典型事迹,并深入开掘它的内在价值,这无疑使之具有题材的优势。对丛飞这一选题,如果没有想到去做,就可能面对一个好选题而失之交臂;想到了,就占领了一个制高点

二是想没想到要把它做成一个音乐节目。不少人往往以为这是属于新闻广播的题材,而没有想到应该也可以把它做成音乐节目;即使做了,也可能习惯性地把它做成了新闻报道而不是一个音乐节目。丛飞是个新闻人物,问题是你要参评的项目是音乐节目,而不是新闻节目。对丛飞的事迹,许多媒体在一个时期曾经做过不少报道,人们以往也更多地是通过一些新闻特写或新闻报道来了解丛飞的,而把这一题材做成音乐节目恰恰是这一节目区别于其他新闻报道的独特个性。实际上,丛飞是当今我国音乐界的一个典型。他本人就是一位著名歌手,曾师从著名声乐教育家鲍延义,被著名歌唱家郭颂称为“中国最美丽的男高音”,先后荣获20多个国家级、省级艺术奖项。他身前留下一些他演唱的珍贵录音资料,对于没有听过丛飞演唱的许多听众来说,他们有兴趣想听听丛飞的演唱,想知道他是一位怎样的歌手。所以把这一题材做成音乐节目,不仅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不仅有意义,而且有意思。我们的音乐广播要是放着这么好的题材不去做,且不太可惜了吗?

丛飞后期生活和工作在广东,在深圳去世。对广东台来说,这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题材。这也告诉我们:广播音乐创作题材的选择要立足于开掘本土特有的文化资源。本土的文化资源具有地域文化特色和可以就近深入开掘的优势。地域文化的内涵是丰富的,自古至今多少不凡的人物和动人的故事在本土演绎。重要的是要深入下去,从本地实际出发,制定适合本台的精品战略方针。这里,我们不是提倡闭关自守,别地有好东西也完全可以拿来,但必须要有个立足地,根子要植在本地丰厚的地域文化的土壤上。这既是一种优势,也是一种特色,更是一种职责。

在音乐主持人节目中,人物访谈节目也是被广泛采用的一种介绍人物的形式。有些节目看起来侧重于谈音乐,实际上也是通过被采访对象创作或表演的音乐,介绍人物的从艺经历、艺术见解和创作理念。这类节目在我们日常广播中是大量存在的,也是需要的。在这方面,有些参评节目做得很精彩,与被采访对象,犹如跟老朋友促膝相谈,真切自然。由于案头工作准备充分,对采访对象比较熟悉,跟被采访者有许多共同语言,彼此谈得十分投机,甚至有些被采访对象平日不善言谈,也被激发出浓浓的谈兴来,显露出主持人的主持功力。

然而,在这方面的一个更高的境界,我认为,是在理解音乐作品的基础上,通过深入细致的谈话,充分挖掘对方的内在世界,展现作品的精神内涵,例如这届获一等奖的音乐主持人节目《悠游天空——王凡瑞专访》。这个节目是由西安电台宋东风主持的,是通过直播室的热线进行电话采访的。采访的由头是最近在《西安风行榜》上,王凡瑞的一首名叫《幸福》的歌曲拿到了冠军。王凡瑞,对于听众和主持人来说都比较陌生,用主持人的话来说:除了这张专辑的音乐之外,对王凡瑞一无所知。所以要把这期节目做好,不太容易,有很多未知因素。于是,主持人就从她所熟悉的这张专辑谈起,谈自己对音乐的感受。她说:“拿到这张专辑,一听之下我的感觉就是,我没有办法停下来,我必须一整张把它听完。是很平静的一种表达,但觉得非常有力量……”然后又说:听说你是我们西安走出去的歌手,所以想了解一下在做歌手之前,在西安,你做什么职业?这,一下子就拉近了主持人与被采访对象的心理距离。从王凡瑞的介绍中,得知他27岁,属马,在上学时喜欢欧美音乐,曾参加一个名叫“穷人”的乐队,之所以叫“穷人”乐队,是因为“当时年轻,有一些小愤怒。”后来到北京想闯一下。对这一节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主持人在交谈过程中围绕着音乐和人生与对方展开平等的交流。这种交流是平视(而不是俯视或仰视)的、能动(而不是被动地被对方牵着走)的,是在倾听基础上对于话题走向的机敏判断,旨在对被采访者内心世界的深入挖掘。在这一节目中,这方面的实例很多,比如在王凡瑞谈了自己的曲折经历后,主持人说:“人这一辈子受到一些磨难、一些艰难的岁月,其实都是一份礼物。”话不在于多,却触发了王凡瑞的感慨,他说:“是,我觉得你去追求去幻想的东西,肯定要连带地承受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是必然的,没有这些东西,我觉得也就没有这些作品了。而且这些东西,是大多数人在承受的,像我的歌《青春》里面有一句,叫ˋ我像一个孩子一样,在拼死坚持ˊ”。那么,坚持什么呢?用王凡瑞的话来说;“我坚持的目标不是为了金钱。我现在的生活够吃够喝,我就挺满意。我创作一些东西,用我的心去写,用我的血液去描绘它。我希望我能给后代听些东西”。他说到2002年夏天,住在北京的一个平房里,天很热,没有空调,屋里的温度特别高,根本没办法创作。他的忍耐已到了极限,每过五六分钟他就蹲在凉水管底下去冲脑袋,眼泪就跟那水一起在流。冲了一晚上脑袋,终于冲醒了,最后意识到:越是这样就越要“死磕”下去,一定要把这事干完。如此等等。

这个节目并不在于运用了什么新的手法,而在于比较深入地发掘了音乐和人物的内涵。主持人在事先并不太了解被采访对象的情况下,机敏地由近至远,由表及里,由音乐进入创作者的内心世界,展示了一个人艰难的生存状态及其不屈于命运的精神。这个节目所表现的王凡瑞,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伟业。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显露了他的理想、个性和追求。正如一位听友在手机短讯中对他所做的评价:“属马的哥们儿!在江湖走的日子不少了,听起来听有沉淀的,语气当中很有锋芒,说话还是很有想法的。”这是一个典型的音乐主持人节目,整个节目一气呵成,自然流畅,音乐与话语结合紧密,张弛有度,显示出主持人节目灵动的魅力。

在今年获奖的人物介绍类节目中,我感到还有一个音乐节目也值得一提,那就是渭南电台交通音乐广播的《真语人生——走进乡土民歌手“阿宝”》。这一节目讲述了阿宝成名前后的感人故事。阿宝生在山西大同市郊的一个小村子。他6岁时,在放学后,常跟一个叫“刑疯子”的民间艺人学唱歌。父亲怕耽误了阿宝的学业想阻拦,可母亲说;“这孩子既然爱唱歌,就让他唱吧!”12岁时,他想到北京碰碰运气,又遭到父亲的反对,可母亲却极力支持他,说:“他爹,俗话说ˋ树挪死,人挪活ˊ。你让孩子读书考大学没错,但孩子有自己的特长,我们就不要捆绑他的手脚,说不定他能在唱歌上唱出点名堂呢。”然而,阿宝在京城四处碰壁,不得不垂头丧气地回家了。这时,母亲对阿宝说:“孩子别灰心,你看,门前的山路弯弯曲曲的。人走的路也一样,哪能就那么平坦……”后来,阿宝在外出流浪演出中又受到很大的挫折,母亲就劝道:“阿宝,一次挫折不算什么!记得那年我上山打柴不小心摔了一跤,摔折了腿,但我现在还不是照样天天上山打柴?我知道在哪个山道上跌倒过,下次经过那里的时候就特别小心。这不,后来就很少摔跤了……”一次,阿宝参加某个省级歌手大赛时,又没能进入决赛,阿宝心灰意冷,发誓今后再也不参加各类大赛。这时,他母亲查出患有肺癌,在进入手术室前,挣扎着对阿宝说:“阿宝,妈妈不知道还能不能走下手术台。妈妈还有一个心愿没有能实现啊,没能看到你拿个奖杯回来。你要答应妈妈,一定要拿个大奖回来……2004年,阿宝参加了央视主办的《星光大道》选拔赛,取得成功,被称为“中国民歌王子”。这一年,他母亲走完了她63岁的人生。临终前她把一封信塞到阿宝手中,信中写道:“孩子,我无缘见到你夺取年度冠军了。但我走后,会在天堂里默默地看着你。当你获得年度总冠军后,我也就含笑九泉了!”当阿宝夺得《星光大道》年度总冠军时,手捧沉甸甸的奖杯,他禁不住泪流满面。此时,他最想念的是远在天堂的母亲。

这一节目通过生动的故事,写出了阿宝成功背后的一个可敬可亲的母亲。可以说,没有这样一位母亲,就不会有阿宝今天的成功,这么一位优秀的原生态歌手也许就湮没在偏远的山沟中了。在阿宝人生的关键时刻,是母亲给予他支持和理解,给予他精神上的激励和力量。她是一位平凡的母亲,话很朴实,但蕴涵着生活的哲理和智慧,身上闪现着人性和人情的光芒。这一点令人听后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今年参评的音乐节目和音乐主持人节目中,还有一些介绍人物的节目也做得不错,由于时间关系,这里就不一一说了。但也有一些节目相比较而言,做得不太理想的,在某些方面还有些不足。

比如有一个节目介绍泰安的一位65岁的退休干部,名叫李岭,他创作了许多以泰山为题材的歌词,屡获全国和省级大奖。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一位地方业余词作者创作的歌词,博得了如此众多的名家和各类大赛的青睐呢?”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是从小喝着泰山水长大的,对泰山怀有深厚的感情。”是的,这是一个重要原因。然而,“长在泰山旁”、“从小喝着泰山水长大”的人多的是,为什么其他人写不出来,而他却能写出那么多精彩的歌词来呢?所以这一节目停留在这一层面就有些一般化、简单化和概念化了,对人物背景的交代、对人物的刻画以及对他获得成功的内在动因表述得不清、不深,也不够生动。

同样是写词作家的,《乔羽——青山在,人未老》这个节目对乔羽的介绍就比较生动。节目介绍了乔羽“小时候受父亲熏陶,4岁时已能识字三千”,“很早便懂得了格律诗、乐府和古今民歌”。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读书可不是像现在家长叫孩子逼着他念书。我是我家里老劝我:别看了,别看了,睡觉去吧。我为什么这样?我有一个动力。我觉得一个人要有所作为,我的作为还不是光是做一个别的什么事,我还是希望我大有作为的。你就得必须很懂事啊,有很高的文化素养啊,所以我就拼命地想读书。”你看,这就是他获得成功的一些重要原因:从小喜爱读书,懂得诗词,树立远志,刻苦学习。他的这一成功经验就具有普遍借鉴意义。节目还介绍了乔羽的一些创作经验,比如他“很注意在平常生活中仔细观察,往往选择最平常的意象作为表达的动情点,由小见大,从微见著,窥一斑而得全豹。”在这方面,乔羽介绍了自己创作《思念》这首歌词的创作经过。他说;“当年这只蝴蝶是黄蝴蝶,真有这么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我住在四楼,楼底下是一片菜地,有蝴蝶。忽然有个蝴蝶飞进来了。我一个人在屋里坐着,一进来,奇怪极了,我连气都不敢喘,我怕吓坏了它。我看它进来到底做什么,怎么办,我就看。它沿着这个窗飞,大约飞了有一二十圈吧。我这时候才起来,我赶紧地看它飞哪去了,它就飞到那菜地里头去了。那菜地里头开的都是黄花,它是个黄蝴蝶看不见了。当时我心里就引起了一种不知道算是什么感觉,后来啊,我就用这个感觉随便写了这么几句话,也没当歌写,就放那儿了。后来有人拿去可以谱曲就谱曲了。”紧接着,就放了这首《思念》的歌:“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你看,乔老爷在这里并没有讲什么深奥的道理,而是通过这么一个真实的细节,介绍了这首著名歌词的创作过程,更重要的是从中表述了他的一个创作理念:要热爱生活,做生活中的有心人,细心观察生活,捕捉生活中看起来似乎很平常的意象,加以提炼,用之于文艺创作中。这一点,对于我们搞音乐广播的是不是也很有启示啊?这个节目还介绍了乔羽在其他方面的一些成功经验和创作理念,比如歌词不宜说理,又需要说理,要让人在审美欣赏中,不知不觉地从中获得真理的教诲、哲理的启示,让人不觉说理,却又自然在理。最后,还引用了乔羽的三句自勉的话:“不为时尚所惑,不为积习所蔽,不为浮名所累”,写出了乔羽的人生境界和精神风貌。

你们说,相比之下,这一节目是不是比上面提到的介绍泰安的词作者李岭的节目要更丰满,也更有深度呢?

作为新闻性的人物介绍类节目,这次参评中还有一个节目,叫《黄河 三步曲》。这个节目实际上是介绍三位钢琴家——殷承忠、丹尼尔艾斯坦和郎朗因《黄河》钢琴协奏曲而体现的同样的中国情结。作者很下工夫,视角新颖,节目做得也挺大气。然而,这个节目有两点不足:一是节目的新闻点值得推敲。这个新闻点就是;“2005年,这三位钢琴家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为我们奏响这篇《黄河》三步曲”。2005年是一个有纪念意义的年份。这一年是《黄河大合唱》的作曲家冼星海100周年诞辰纪念,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也是钢琴协奏曲《黄河》诞生35周年。对殷承忠和郎朗,大家都比较熟悉,而丹尼尔艾斯坦呢?他在1973年还是纽约朱利亚音乐学院的一个学生,那一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与费城管弦乐团合作录制了第一个全部由外国人演奏的《黄河》版本。但是,正如节目中所说的,他“之后再也没有接触过中国音乐,连《黄河》也荒废了。”“《黄河》并没有影响他的一生,以至于,这次(也就是2005年)来中国都没有想起过要把《黄河》带回它的祖国”。既然如此,那么又怎么能说“2005年,这三位钢琴家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为我们奏响这篇《黄河》三步曲”呢?“这三位钢琴家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为我们奏响这篇《黄河》三步曲”,这个说法是对的,问题出在“2005年”上。因为这个“不同的时间和地点”并不都发生在“2005年”,是“2005年”这个时间状语把事实给混淆了。所以这个新闻导语与事实有出入,表述不准确。何况丹尼尔艾斯坦无论在钢琴演奏的艺术成就,还是在中国情结上都不能与殷承忠和郎朗相提并论。这是其一。

其二,作为一个“音乐节目”,没有扣住音乐做文章,音乐展示得很不充分,只是在介绍每位钢琴家的前后出一些《黄河》音乐的片段,作为陪衬。可以说,节目做得跟一般的新闻报道节目没有多大区别。这就存在一个大问题,即作为新闻性的音乐节目如何把新闻性与音乐性加以有机结合的问题。音乐节目必须体现以音乐为本。这一问题将在下面详谈,这里就不细说了。

以上列举的这些参评节目,有做得比较成功的,也有在某些方面不太理想的。通过以上这些实例,我想突出强调三点:

一、要明确写什么和怎么写

写什么,更多地涉及节目的选材、立意和视角。这对于做好人物介绍类的音乐节目十分重要。

写什么,体现在你通过所写的人物想告诉人们什么。有些人物介绍类节目属于无中心、无主题,听不出节目想突出些什么。访谈时,心中无数,谈到哪儿是哪儿,以至访谈后难以提炼出主题思想来,体现在节目标题上,多为《某某某访谈》。这类节目作为日常播出还可以,用以参与精品节目的竞争,就难以取得上佳成绩。

在专题音乐节目中,人物介绍类节目主要是通过音乐人物创作或表演的音乐作品以及他们的音乐实践,来展示他们的生平事迹、成长历程、音乐见解、艺术成就、创作风格以及他们的人生追求、思想风范和精神境界。这些人不一定都是名家或明星。作为社会成员,尽管他们没有其他战线的新闻人物有那么多可歌可泣的事迹,但他们的人生也有自己的亮点。我们有义务去反映它,通过追寻他们的艺术人生,展示理想追求,探索艺术境界,抒发人生感悟,揭示人文内涵

写人的新闻性音乐节目,不是对人物加以文学的虚构和再造,而是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的。事实是新闻的本源,真实是新闻的生命。要运用真人真事,体现真实的过程、真实的心理脉络和真实的思想情感

介绍人物,不只是就艺术而谈艺术,在可能的情况下,还应从中传播更多的文化信息、折射更深的人文内涵,除了在艺术上做文章外,还可以拓展一下思路,写写他的人性、人格和人情,这些在艺术背后的闪光点也许更能牵动人心。我想,无论是一般艺人,还是艺术大师,他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在艺术方面获得成功的明星或名家。

人性,是“人的本性”,是“人所具有的正常的感情和理性”。然而,世上没有两个完全相象的人,就像人的指纹,没有一个是完全相同的。所以,写人不仅要写人的共性,更要写出人的个性来,比如王凡瑞和乔羽。

人格,是“人的性格、气质、能力等特征的总和”,也指“个人的道德品质”。艺术的竞争取决于人格的竞争。人无完人,但要发掘其本质的东西。对许多获得成功的艺术家来说,追求真、善、美,既是其为人之道,也是其成功之道,比如丛飞。

人情,是“人之常情”。人皆有喜怒哀乐,问题在于为何触动、为谁感动。“感人心者,莫先乎情”。真正能打动人的,恰恰是一种高尚的精神境界,是那种纯真、善良、美好情感的感召,是人间真情和人文关怀,是真、善、美的审美理想的体现。一个人的感动,往往“会带动许多人的情感”,比如阿宝和他背后的母亲。

显然,对于人物介绍类音乐节目来说,明确写什么是重要的。那么,怎么写人呢?

写人的节目还容易陷于人物履历式的平铺直叙和千人一面的介绍上,这在全国性奖项的参评节目中也不乏其例。比如介绍一位部队歌唱家的节目,写他哪年入的伍,哪年获了奖,哪一年又正式调入省军区文工团,唱了些什么歌,出版发行了多少张个人专辑,获得了什么荣誉,等等。其基本模式是:人物履历表 + 人物采访录音 + 其创作的作品。这是比较偷懒的办法,可以少动脑子,也不用深入生活,但这样的节目缺乏生动的细节,缺乏个性特色,缺乏鲜活的东西,让人听后留不下什么印象,更不能打动人。人们更想知道的不是僵化、干瘪的人,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怎么写人,更多涉及操作层面的一些方法。具体地说,写人要见物又见人,见人要见思想,见思想要出情感;写人,不仅要展示某人已经取得的成果,还要写出他取得这一成果的内在动因(内因决定外因);写人,不仅要写出事情的结果,还要写出其中的独特过程,写出他不同寻常的内心体验;写人,要由表及里、由浅入深,把人写深、写透、写活;写人,也不能面面俱到,在不长的节目中,要尽可能地突出人们感兴趣、有意义的一两个方面,面对大量的素材,要有取有舍,有舍才有得。

此外,写人还要善于用事实、用细节、用故事去写故事具有连贯性,富于吸引力,能感染人。在我们的节目中,讲述主人公背后的故事,既展现了人物的经历,又透析出种种人生况味,这比履历式的平铺直叙要生动得多。大众传播不同于课堂式的理论说教,其传播效果更是通过生动的形象与解读心灵的方式来实现的。在前面提到的介绍乔羽的音乐节目中,用了钱钟书先生的一段话,说得很到位。他说;“理之在诗,如水中盐,花中蜜,体匿性存,无痕有味。”就是说,你想要在诗中表达的这个“理”,就像融化在水中的盐和蜂蜜那样,虽然看不见,却在水中无处不在,没有痕迹,但有味道。一个人的闪光点,不是用抽象的概念,而要用活生生的事实、用动人的细节、用他身后鲜为人知的故事去表现,结论最好由听众听后自己得出。

大家可能听说过这么一个小故事:有个火车板道工正去为一列徐徐而来的火车板道岔。这时在铁轨的另一头,还有一列火车从相反的方向进站。假如他不及时板道岔,两列火车必定相撞。这时,他无意中回过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儿子正在铁轨那一端玩耍,而那列开始进站的火车就行驶在那条铁轨上。是抢救儿子,还是板道岔避免一场灾难?他选择的时间太少了。那一刻,他威严地朝儿子喊了声“卧倒!”同时,冲过去板动了道岔。一眨眼的工夫,这列火车进入了预定的轨道。这位板道工的儿子是一位弱智儿童,火车在他头顶上呼啸而过,他居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这是发生在德国的一个真实故事,而这一幕刚好被一个由此经过的记者摄入镜头中。当时,德国一家电视台正在高奖征集“10秒钟惊险镜头”,在诸多参赛作品中,这个名叫“卧倒”的镜头以绝对压倒的优势夺得了冠军。在播出时,许多观众在电视前观看了这组镜头,“10秒钟后,每一双眼睛里都是泪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德国在那10秒钟后足足肃静了19分钟。”这里,我们不对这一故事做任何评价,也不提倡予以生搬硬套,而是想用以着重说明一点,那就是细节和故事的力量。“忠于职守”,是个抽象的概念,然而,通过这么一个小故事,我们看到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这一闪光精神和高大形象。

就这一故事来说,如果没有这位记者及时捕捉并加以传播,也许永远没有那么多人知道世上曾发生过这么惊心动魄和感人肺腑的一刻。在生活中有许多动人的故事,就看我们能不能深入挖掘、善于提炼和巧妙运用。

总之,在人物介绍类的音乐节目中,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实际上也是如何使节目主题鲜明和深化的问题,是如何产生理想的传播效果的问题。大家知道,精品节目有三个要求: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和制作精良。思想精深是第一位的。广播音乐节目的各个奖项越往高走,对这一点的要求也就越高,比如我国广播音乐节目最高奖的中国广播文艺奖(现在统称“中国广播影视大奖”),音乐主持人节目的最高奖如金话筒奖,我曾多次作为其中的评委,对这一点深有感受。如果有两个音乐节目,一个思想精深而另一个思想浅显的,一个能打动人的而另一个听后无动于衷的,要是让你来选,你会选哪个呢?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就会知道以后我们的参评节目应该往哪些方面下工夫了。

二、要以音乐为本

过去我曾多次讲过一段顺口溜,名其为“创优五字诀”,在座的一些老朋友可能听过,叫做:作品是基础,题材是根本;切入须巧妙,细节要动人;“情”字要做足,手段需充分;精工出细活,感己才感人。这实际上是许多创优高手创作经验的一个概括。

“作品是基础”,就是“以音乐为本”。

什么是“以音乐为本”?为什么要以“音乐为本”?还是让我们通过参评的节目先来看看这方面存在些什么问题吧。

1.题材与音乐无关。比如今年有个参评节目用散文的笔触,深情地讲述父母的恩重如山,体现“百善孝为先”的主旨。内容很好,但却与音乐毫不相干,尽管节目中也穿插一些相关的歌曲,但并非在音乐上做文章,仅只作为一种陪衬,所以更像是个文学节目。在我们的常态节目中,确实存在不少属于“话题 + 音乐”的节目,甚至经常是“话不够,音乐凑”,这些话题不一定都与音乐相关。作为日常播出,这类节目应该允许存在,但用以参评,就缺乏音乐节目的典型性,在音乐的专业性上缺乏竞争力。,

2.重心偏移。有些节目的内容虽与音乐相关,但其视角和重心却没有放在音乐上。比如有个节目介绍了一部法国电影,其中的音乐十分出色,曾获法国电影凯萨奖最佳音乐大奖。这本是音乐节目的一个好题材,其主题也不错:通过鸟的迁徙,见证生命的坚韧和伟大,感悟对生命本真状态的追求。但遗憾的是,整个节目没有在音乐上做文章,而是放在电影本身,用大量篇幅讲述导演对这部纪录片的主题阐述,重点介绍影片的拍摄过程和社会意义,描绘影片中的一些动人场景,成为介绍电影的一个文化类节目了。当然,这些内容是应该讲的,音乐节目也不只是就音乐而谈音乐,但作为音乐节目,应立足于音乐。这个节目如能换一个写法,更多地说说其中的这些不寻常的音乐,听听作曲者介绍他是如何创作这些音乐,如何用音乐来体现影片主旨的,分析其音乐特色,通过音乐与电影画面的结合,重在对音乐的充分欣赏,让人从中感受影片的内涵,这样就有别于一般的文化类节目了。

3.话说得多,音乐用得少。有些节目名为音乐节目,而音乐却被湮没在成篇大论的话语中,只是偶尔象征性地露一两句,忽视了音乐的审美功能。这里,涉及专题音乐节目中言语与音乐各占多少比例的问题。这要因题材和体裁的不同而制宜,情况不一而足,不能一刀切,但原则上,音乐作品应该是专题音乐节目的基础和依托,而不是可有可无的点缀。这是由音乐节目的基本特性所决定的。

4大话说得多,作品示范少。些音乐节目评述某个作品或某个表演者,用了很多赞美词和最高级形容词(诸如“感人至深”、“先声夺人”、“力透纸背”、“入木三分”、“灵气飞动”、“文采飞扬”等等),而忽视用其作品本身去加以佐证(就像写论文,有论点,还要拿出有说服力的论据加以证实)。问题是你评价得这么高,把人的胃口吊足,可实际上却并不是这么回事,这不是适得其反吗?所以高明的做法是让听众自己从音乐中去感受和判别,结论最好由听众自己得出来。你可以提供必要的背景资料帮助听众去欣赏,或者做一些艺术上的分析帮助听众去理解,使之不仅知其然,还知其所以然,而不必说过多的大话(尤其是过头话),充分让人欣赏作品是十分必要的。

5.一般作品多,动人货色少。一些表现重大题材的音乐节目,在音乐上追求那种高、强、硬、响的表面效果,显得很轰轰烈烈,但并不动人,可听性差;还有的音乐节目录音效果差,缺乏听觉美感。

以音乐为本,这是做音乐节目的一个要领。然而,在每届参评的音乐节目中,总有一些节目因有悖于此而“重蹈覆辙”,实在可惜!

而一些做得成功的优秀音乐节目,都是能很好体现以音乐为本的。

比如今年获音乐节目一等奖的《锣鼓深处是故乡》,这是由宁波电台和奉化电台制作的。尽管这不是人物介绍类节目而是一个介绍民间音乐的节目,但在“以音乐为本”这一点上是相通的。这个节目最难、也最出彩的地方,就是对音乐的选择、处理和运用上。这是具有决定意义的。大家知道,打击乐相对来说,音乐手段单一,听起来比较单调枯燥,其高分贝的音量给人喧闹烦躁的感觉。然而,这一节目听后却令人对浙东锣鼓刮目相看,它既有撼人心魄的一面,又有委婉细腻的一面,刚柔相济,丰富多彩,很有震撼力,难怪它能登上维也纳金色大厅的大雅之堂。更难能可贵的是,节目运用各种广播化的艺术手段(例如人物的采访录音实况、富于想象力的形象语言和生活化的音响等),让音乐贯穿在主题表达之中,在30分钟的节目中,能让人充分领略浙东锣鼓这一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音乐特色和艺术魅力及其在来自民间、回归生活中传承发展的本意,给人以文化的厚重感。这实际上是音乐广播化的一个再创作,体现了主创人员的编辑功力。

从上面的论述中,我们可以体会到“以音乐为本”之于音乐节目的重要性。

以音乐为本,就是以音乐作为本体。具体地说,就是音乐节目要在音乐上做文章,用音乐来“说话”。

首先,“要在音乐上做文章”。这是专题音乐节目的一个重要特征——音乐的专业性。“在音乐上做文章”,也就是说,音乐节目应立足于音乐,以音乐作为题材,节目内容要与音乐相关,包括音乐人物、音乐作品、音乐知识、音乐活动、音乐故事、乐器介绍、音乐创作理念、音乐文化现象、音乐跨文化联系,等等。这些相关的内容都具有音乐的专业特色。

同时,音乐节目还“要用音乐来说话”。这是专题音乐节目的另一个重要特征——音乐的欣赏性:音乐节目要以音乐作为重要的表现手段,要能动地参与节目主题的表达,充分展现音乐的艺术魅力,使之“放射出不可言喻的感化”,发挥言语所发挥不了的作用,给人以审美享受和艺术感染力。音乐作品,既要精湛又要充分。这体现在音乐的配置、音乐基调的定位、音乐内涵的揭示、音乐功能的发挥、音乐与言语的结合等方面。

这一方面要对音乐作品加以精心选择。作品要丰富多彩、光彩夺目,必须紧扣节目内容,在艺术水准上要求精湛,在作曲、演唱、演奏等各个方面,包括录音质量都应是一流的。优秀的音乐节目,首先得看其音乐作品怎么样,够不够水准,抓不抓人,能不能站得住。音乐节目要靠艺术打动人。有些节目一听就不行,音乐没分量,不好听,水准一般,这又何谈竞争力?

另一方面,在该出作品的时候,作品不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和陪衬,重要的是要让作品有效地参与节目主题的表达,要懂得并善于用作品来“说话”:或则纪事、或则抒情、或则写意、或则点睛,总之,要有效地实现某种功能。这就需要音乐与言语有机结合,还要使音乐有个充分展示的时间过程。作品充不充分,要从内容出发,要适合听众的欣赏心理需求,没有截然的标尺,也并非多多益善。这个度要把握得到位,时间短了缺少火候,太长了会影响节目节奏,使结构松散。需凭艺术感觉,凭制作经验,从内容出发,适合听众的欣赏心理需求。

就上述两点而言,音乐节目与新闻类、社教类等节目是有着明显区别的。新闻类、社教类节目之不同于音乐节目,其根本在于:它们主要是依靠言语解说而并非通过音乐作品的审美途径来完成其使命的(音乐充其量只是用以作为陪衬),其功能侧重于宣传、教育和传播信息或知识,而并不重在音乐的欣赏和审美;另外,新闻类或社教类节目在内容上也要比音乐节目宽泛得多,涉及除音乐之外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的广泛题材。

我们说,在音乐节目中,音乐作品不仅是一种手段,更是节目的基础。说音乐作品是“手段”,这是指它最终是为体现编辑意图服务的,在专题音乐中则是为节目的主题思想服务的。说它是“基础”,这里包含两个涵义:其一,音乐作品是构成音乐节目的一个基本条件(音乐作品的应有比例及其与言语的有机结合,涉及音乐节目的界定,也就是能不能构成音乐节目的一个前提);其二,音乐节目主要是通过音乐的审美途径来实现其社会功能的(音乐作品的高下,关乎音乐节目的艺术水准)。为此,要特别强调音乐的欣赏性和审美价值。

三、要善于把握题材

刚才说了“作品是基础”,现在再说说“题材是根本”。在某种程度上,题材也决定了这一节目的品位、分量和可听性。所以题材选准了,可以说成功了一半。

我们有些音乐节目看起来也下了不少工夫,你说有什么问题吗?说不上有什么大问题,但也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在内容、立意、视角和形式上陷于俗套,缺乏特色,流于一般化。这在很大程度上,受了题材的局限。

音乐广播的好题材,其内容应该是与音乐相关的,首先要有好作品,有众多精彩的音乐作为节目的支撑点。同时,还得具有可以被深入开掘的文化内涵和精神价值,有可供提炼的丰富素材。

如果说在有好几个节目做得都很精彩的情况下,那么,有望在全国最高奖项中冲金问鼎的理想题材,一般都具有某种题材优势。这种优势往往体现在这两类题材上:一类具有丰厚的文化含量,比如今年参评的《锣鼓深处是故乡》;另一类则具有深刻的精神涵义,比如今年参评的《爱心大使——丛飞》。

对“文化含量”还比较好理解,那么,“精神涵义”又做何理解?下面我再举曾获我国政府最高奖的音乐节目的实例加以说明。这是北京音乐台的两个节目:

一个是《巡天遥看一千河》。这一专题音乐节目抓住了当年发生的一件大事,即我国第一艘载人航天飞船——神州五号的发射成功,运用交响音画的形式,来抒发我国人民的赞美心声,表达对探索太空的航天英雄的讴歌,重在传达人们对这一新闻事件的情感诉求。这一节目并没有就神州五号来谈神州五号,而只是把它作为一个新闻由头,把中国载人飞船的成功发射,放在整个人类的航天史中加以展现,融入人类的一个伟大理想——圆千年飞天梦之中节目中用了几个感人的细节:19674月,前苏联宇航员科马罗夫因返回过程中降落伞失灵,导致飞船坠毁,成为人类第一位在执行航天飞行任务时献身的宇航员。在坠毁前两小时,科马罗夫深情地和自己的母亲还有妻子诀别。他拿起一支金笔对妻子说:亲爱的,这支笔随我飞入太空,我将用宇航服把它包好,请将它转交给你未来的丈夫,我会在天空里祝福你们。还有一个细节写1986128美国“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在空中爆炸的情景:当“挑战者”号航天飞机起飞仅仅73秒钟后,人们在天空看见亮光一闪,正在迅速上升的“挑战者”号航天飞机,顷刻间化成了一个橘红色的火球,绽放在蔚蓝色的天空中。此时,在内部通话系统的录音带上,清晰记下了宇航员迈克尔·史密斯突然发出的最后的惊呼。顿时,观众席上哭声一片。当看台上,为女儿麦考莉芙送行的父亲科里根瞬间明白过来的时候,他伸出颤抖的双手搂住了老泪纵横、神色凄迷的老伴格蕾斯……。也就在那天晚上,为了纪念这7位魂撒蓝天的英雄,在佛罗里达州大西洋的沿岸,有2万支手电光同时射向夜空。在节目最后,写了作者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亲眼见到的情景:在一个堆满鲜花的墓碑前,他们见到了原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主任刘明山将军。他是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乐曲的第一接收人。他的妻子也是为我国航天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科学家,就在飞船进入发射前的最后时刻,她患胃癌永远地离开了基地。基地流传着一句话:“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仅仅就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东风革命烈士陵园里,就长眠着604位年轻的生命,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24岁……。这些细节令人震颤,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人类为实现千年飞天梦而付出的沉重代价,感受到世界各国的航天人壮烈的献身精神。这一节目在音乐基调的定位、音乐内涵的把握、音乐功能的发挥、音乐与言语的结合上都比较到位。作者在做节目前,把这一节目的音乐基调确定为:“大气、恢弘、震撼,具有强烈感染力和画面感的交响音乐”。为了寻找合适的音乐,作者几乎听遍了台里音乐库中所有描写太空的音乐作品,以及与这一基调相符的交响乐。最后,终于找到了理想的音乐,并结合节目内容加以精心剪辑而成。这些音乐令人感受到一种崇高而壮丽的情怀,具有强烈的情感冲击力。其中一些描绘太空的音乐跟真实情景相结合,产生出音乐与画面的交响、声与情的交响。比如当杨利伟在太空回望自己的家园,第一次传回他在太空拍摄的美丽图景时,亮出了美国作曲家麦克·比肖普创作的《阿波罗十三号》的音乐,真有那种霞光万丈般的神奇效果。这种效果和感觉是用语言难以表述的。这一节目把音乐与新闻事实加以结合,是对这一新闻事件的艺术的反映

另一个专题音乐节目是《生命,因音乐而精彩》。它有几点比较突出:其一,题材新鲜。它抓住了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国际化题材:2001年北京国际音乐节上,71岁的日本指挥家大贺典雄在指挥东京爱乐乐团演奏柴可夫斯基的第五交响乐中,正当人们陶醉于这动人的音乐之际,随着砰然一声,指挥家倒地了。观众一声惊呼,顿时鸦雀无声。此刻没有一个观众离场,人们的心都悬在这位指挥家的身上。台上工作人员紧急呼救,采取措施,及时抢救。这时,中国指挥家余隆上台作了简短的致辞后,在刚才音乐停顿的第二乐章开始,继续指挥乐队演奏这首未完成的交响乐曲。“临危受命的指挥,眼含热泪的乐手,百感交集的观众,113年来,柴可夫斯基第五交响曲第一次在这样的氛围中演奏。”曲终,观众席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欢呼声和雷鸣般的掌声。大贺典雄经及时抢救,安然无恙。整个节目富有戏剧性和人文色彩;其二,形式新颖。它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节目、专题节目和音乐节目。这个节目带有新闻性,但并不像一般的消息和新闻那样特别强调新闻的时效性,而是更多地体现了纪实和艺术的综合、新闻节目和专题节目的综合,体现了音乐的欣赏性和艺术的感染力尤其是余隆接棒指挥的柴可夫斯基第五交响曲进入终曲时,那坚定有力的乐曲回响在音乐大厅,它“歌颂着意志力的胜利,歌颂战胜痛苦和怀疑的勇敢精神”。这段音乐就像是专为这一场景特地安排似的,把全场情绪推向最高潮。这一节目既立足于现场,又不拘泥于现场,在表现手法上还运用了电影梦太奇的时空转换和倒叙闪回的手法,在音乐会中断的间隙,节目从北京的保利剧院化入萨尔斯堡的郊外,记者回忆起3个月前在萨尔斯堡音乐节上亲身耳闻的有关大贺研制CD、开发音乐工业的努力,并以此与指挥大师卡拉扬结为知音的轶事。最令人惊叹的是大贺曾亲口向记者叙述他最后一次去卡拉扬家探望的情景:那天,卡拉扬正坐在躺椅里用大贺他们研制的最新的随身听欣赏音乐,他们一起轻松地聊着天。有一会儿卡拉扬不说话了,还以为他是睡着了,可是过了一会儿,他的头垂了下来,已经停止了呼吸。一代指挥大师就这样在好友面前溘然而逝这些看来是些不相干的偶然事情,却都因音乐而联系在了一起:卡拉扬在音乐声中安然长眠;大雄则在音乐中转危为安;大贺典雄和卡拉扬都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钟爱的音乐事业,有着共同的音乐情结;音乐把他们结为知音,并提升了他们的生命意义和生命价值——音乐因生命而继续,生命因音乐而精彩……通过明暗两条线复调式的交织,对生命价值的思考和主题的升华加以合理的延伸;其三,视角独特。这一突发事件是扣人心弦的,但如果仅仅就事论事的话,这一节目充其量也就成为对这场独特音乐会的一般报道,然而,这个节目突出的不只是一个新闻事件,而是提升为生命和音乐的主题,不仅关注这个突发事件本身,更关注的是人、人的生命以及生命的价值。整个节目犹如一曲生命的赞歌,寓意深远。

由此可见,具有精神涵义的题材,或则以重大的新闻事件和政治内涵为背景,着力弘扬某种值得倡导的精神;或则体现某种人生哲理,令人回味,发人启迪。

这样的题材应该是既有意义的、又有意思的。有意义,体现在题材的当下性、社会性和大众性上。这些意义正体现了专题音乐节目的主题思想性;而有意思,则体现在题材的新颖性、趣味性和时尚性上。有意思而无意义,不符合“思想精深”的标准;有意义而无意思,则不符合可听性的要求。

此外,一个理想的选题还应该具备三个“点”:新点、深点和情点。这三个点应该是一个整体,而不是其中孤立的哪一个点。

综上所述,做音乐节目一定要得法。方法是重要的。严羽曾说:“法乎其上,取乎其中;法乎其中,取乎其下;法乎其下,取乎其无。”这就是说,方法的上下决定了你实际水准的高低。列宁也曾经说过:方法“不是人的用具,而是自然界和人的规律性的表现。”所以做音乐节目要把握音乐广播的特性,遵循音乐广播的规律。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这次讲评由于是按问题来讲的,举例也主要为了说明某个问题,因而难免挂一漏万,一些不包括在这一问题之内的好节目没能涉及,但这丝毫无损于这些节目的价值(实际上可以通过作者介绍创作经验等方式加以弥补)。另外,这次更多地讲了一些属于ABC的东西,因为我感到最基本的原理往往也是最重要的。它们在节目创作中被用得最多,误区不少,做好也难,重在举一反三、触类旁通。

让我们在对音乐节目创作规律的努力探索中,不断实现自我超越,使我们的音乐广播更上一层楼!      

 

200612月于大理)

 

 

 
本网站所有信息均由中广文艺网授权发布,未经许可不得私自引用、转载或复制。

© 版权信息:中广协会文委会
Email:gbwy@163.com

(建议采用1024×768的屏幕分辨率浏览本站可达到最佳浏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