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广播娱乐节目做大

胡妙德

0000经过多年的艰难探索,广播娱乐节目已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在这一基础上,如何把广播娱乐节目做正、做新、做大?这是一个值得思考和探讨的问题。这里,只谈一点——把广播娱乐节目做大。
0000前几年,我曾说过:与电视娱乐节目相比,广播娱乐节目显得有些小打小闹,大多还停留在说说笑话、放放彩铃、答题竞猜、调侃调侃的层面(当然,作为常态节目,这也是需要的);就其作业方式而言,也多属各自为战的个体经营。
0000那么,广播娱乐节目究竟能不能做大?能。近日,中央电台经济之声获第五届全国广播娱乐节目一等奖第一名的《“2007年度寻找魅力声音”全国总决选特别直播》,即为一例。
0000“寻找魅力声音”的全国性选拔活动是经济之声于2007年6月开始策划、7月份推出的,得到全国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情参与,共有6000多人报名参选,职业涉及公安、部队、民航、铁路、工人、农民、司机、公务员、学生等,年龄最大的为85岁,最小仅6岁,超过2000万人次点击浏览了《魅力声音》专题页面。中国广播网、新浪网、腾讯网对“魅力声音”全国总决选进行了全程同步视频直播,多媒体信息技术拓宽了媒介传播和受众参与的渠道。对广播娱乐节目来说,这不可谓不大,体现了群策群力的群体优势和大举措的气势。可以说,“寻找魅力声音”在把广播娱乐节目做大这方面实现了新突破,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标杆。
0000把广播娱乐节目做大,首先要实现观念上的转变。做大并非做泛、做滥,而是要以一当十,做得大气、做出大影响,取得大效益。
0000湖南卫视以“快乐”作为立台理念,以选拔人才、娱乐大众作为目标,以“言情言志,养情养志”作为选秀节目的定位和灵魂,把主要视角对准年轻人,着意于展示年轻人的气质、才华和胸怀,于2004年,与南京电视台18频道和上海天娱传媒联合推出了《超级女声》。“《超级女声》的成功带动了真人秀节目的大量推出”(见广电总局《2006年中国广播影视发展报告》),尤其是2005年8月26日晚三强对决的尖峰时刻,湖南卫视当晚收视率高达31.38%,个别时段的市场份额最高达49%,全国观众约有4亿,仅2005年一年便创造直接经济效益7.66亿,取得可观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0000自2004至2006年连续3年任《超级女声》节目的制片和总导演的王平,在回顾当初节目策划的初衷时说:“其实当时如果不是我们,谁办这个节目都一样(会火),因为当时我们虽然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提出改革开放30年的概念,但事实上每个人都在享受着改革开放二十几年来的成果。当大家终于衣食无忧了,就开始要讲求理想和梦想。而唱歌这样一个最简单、最常见的方式就给了许多人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可以说,当时是整个中国所有的媒体、所有的观众都在期待着一场集体的狂欢,而也正是这种期待,让我们选择了‘超女’这样一个娱乐节目作为爆发点。我们只是先一步踏上了这个道路。”显然,《超级女声》的成功是与主创人员对时势的认知和对时机的把握分不开的。这些认识已经达到策划的规律性层面。
0000把广播娱乐节目做大,除了转换观念外,还要在了解我们自己听众的基础上,善于借鉴、引进,并根据本土情况加以改良和创新。
0000比如电视真人秀(reality TV),它是指由普通的人(非扮演者)在规定的情景中按照制定的游戏规则,为了一个明确的目的去做出自己的行动,同时被纪录下来而制作成的节目。它于20世纪50年代由欧美起源,以日本为跳板,在港台着陆,并生根开花,随后,开始向我国沿海和内陆电视渗透。以音乐表演为主体的选秀节目,就是属于具有广泛群众性的平民化的音乐娱乐节目形态。中央电视台的《音乐擂台》和《梦想中国》、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和《欢乐男生》、东方卫视的《加油!好男儿》以及江西电视台的《中国红歌会》等,均属此列。
0000选秀节目只是一种节目形态,如同工具,就看你如何使用它。有些选秀节目在环节设计、评委选择、选手表现和表演内容等方面存在低俗问题,背离了积极、健康、向上的基本定位,损害了媒体的形象,为此而遭到上下各方的批评。而同样也是采用选秀节目的形态,江西电视台在2006年和2007年举办的《中国红歌会》,却在全国引起热烈反响,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创江西卫视3年来节目的收视新高。
0000同理,这一节目形态,既能为电视所用,也可为广播所用,关键在于加以广播化、本土化的创新。以“寻找魅力声音”为例,这一活动为普通百姓搭建声音展示的平台,广播听众既是听众又是节目的主角,既是内容的传播对象又是传播的内容主体。参赛者在各个竞赛环节按竞赛规则进行表演,通过“海选”,由专家和听众对参赛选手进行层层选拔,决出最后的优胜者。决赛期间进行现场直播,采用纪实手法,展示参赛者的表演及其言行、个性和品质。节目中,选手们沉着应对,对作品展示精致、演绎精彩,决选达到难分难解的地步,在二取一的情况下,往往很难加以取舍,具有超强的对抗性、互动性和参与性。由于加入了对抗的元素,人们不仅关心表演本身,更关心谁能最后获胜,比赛结果的不确定性使节目骤生悬念。参赛者不论成功还是失败,都“有着人性最为真切的流露”,这又增强了节目的可听性,构成这一节目的一个亮点。这一节目的主持人机敏沉稳,对节目驾驭流畅。现场评委刘兰芳、李野墨和白岩松的点评专业到位。其间也不乏有趣的小插曲,比如一位听众发来短信说:平时我在电视上经常看到白岩松一脸严肃,想请刘兰芳用评书的语言给我们形容一下直播间的白岩松。刘兰芳说:哎呀,这个可够难的了。随即,她一转身,即兴脱口而出:在我身旁坐着这人,30岁刚过,上中等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三七分的头发,长脸,是鼓脸,这种脸形最适合上电视了。怎么?讲究巴掌脸,男人也得讲究脸要窄,少占荧屏,稀疏的眉毛看出善良,单眼皮、长眼睛、高鼻梁、方嘴唇,上身穿着鱼白色尖领的杏式的上衣,内衬着蓝白相间的衬衫,往这一坐,微微笑,既有男子威严,同时又有魅力,不失女人崇拜的帅呆了。白岩松听后,忙做澄清:“刘兰芳老师是个善良的人,她善于把一颗普通的石头给比喻成了美玉,所以听众朋友要有所鉴别。”这些即兴的小片段,既展示了评委的过硬技艺,也增添了节目的娱乐色彩。总的来说,这一节目立足于在声音上做文章,展示声音的魅力,这就做出了不同于电视的广播特色,其节目创意是巧妙的,也是成功的。
0000说到这里,并非号召大家一哄而起,都来做选秀节目,而是说我们要关注、研究并善于汲取其他传媒中有益的东西,拿来为我所用。其实,在电视中娱乐节目的形态还有很多,例如中央电视台借鉴英国广播公司(BBC)的《GOBINGO》节目形态推出的《幸运52》和借鉴英美的《谁想成为百万富翁》的《开心辞典》等节目,就是属于益智闯关型节目;《快乐大本营》、《欢乐总动员》和《超级乐8点》等节目,是电视游戏型娱乐节目;《玫瑰之约》等节目是异性约会型节目;《超级大赢家》等节目则是生活技艺型节目……可见,娱乐节目的路子是很宽的,就看我们善不善于借鉴和创新。
0000把广播娱乐节目做大,根本在于创新。创新,实际上是节目元素新的排列组合。节目元素是构成节目形态的基本单位,诸如视觉元素、听觉元素、刺激元素、情感元素、故事元素、娱乐元素,甚至政治元素、社会元素、经济元素、文化元素、技术元素等等。广播中的声音则包含3大元素:言语、音乐和音响。从元素的角度加以分析,节目形态的创新方式不外乎这么3种:一种是新元素、旧组合、旧编码;另一种是旧元素、新组合、新编码;还有一种是新元素、新组合、新编码。
0000节目的元素可以被分解,也可以被借用并加以重新组合。《GOBINGO》的版式是中央电视台从英国代理商那儿买来的,具有版权,主创人员考虑到不同的国情,改造后的《幸运52》剥离了《GOBINGO》版式中的博彩性质(原节目每天的奖金高达两万英镑),打破娱乐类、知识竞赛类节目的界限,有机地将游戏元素与知识元素融为一体,开播以来广受电视观众的欢迎。而“寻找魅力声音”这一活动和节目则汲取了电视真人秀节目中的8个基本元素:志愿者、竞争行为、真实记录、规定情境、目的、规则、艺术加工和互动,围绕着魅力声音,加以重新组合运用。
0000由此可见,节目创新体现了各种元素合理巧妙的新的排列组合。新元素运用到位,能给人以新鲜感,增加吸引力。然而,元素不是为用而用,重要的是用以参与意义的表达,使之产生1+1>2的综合效应。“整体大于各孤立部分之和”,而不是相反。比如音响是广播中声音的一个重要元素,有些说笑话的娱乐节目,配上笑的音响,用得好,可以营造节目欢快、搞笑的娱乐氛围,但笑声配得太多太烂,其效果则适得其反。
0000总之,广播媒体依靠自身的条件,在把广播娱乐节目做正、做新的基础上,把它作为一个产业,加强策划,通过行业联合和多媒体技术手段,尽可能地把广播娱乐节目做大,以打造具有更大影响力和社会效益的娱乐节目的品牌。这不仅是必须的,也是可能的。

(作者为第五届广播娱乐节目评委,中广协会专家组专家)

 

 

 
本网站所有信息均由中广文艺网授权发布,未经许可不得私自引用、转载或复制。

© 版权信息:中广协会文委会
Email:gbwy@163.com

(建议采用1024×768的屏幕分辨率浏览本站可达到最佳浏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