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点文字,留一方净土
——第十五届广播文艺(文学)节目评析会侧记

吴震巧


000 2013年5月14日,第十五届广播文艺(文学节目)评析会在山西省太原市召开,本次会议由山西广播电视台文艺广播承办,中国广播电视协会广播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安景林、常务副会长何善昭及来自各个电台的九名专家评委参加了评析会,从全国各地电台报送的53件作品中评选出6个一等节目、9个二等节目、12个三等节目。评委们普遍认为,今年文学节目的水平较高,题材广泛,形式多样,几乎涵盖了2012年中国文坛的重要事件,不少优秀作品兼具思想性、艺术性、可听性、创新性,对于广播节目的日常制作也颇有启发。

000 1、新闻事件——文学的视野和胸怀

000 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1日19点,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宣布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为莫言,颁奖词为:莫言“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毫无疑问,莫言成了全球华人媒体最为关心的话题,这也鲜明地反映在了本届专家奖文学节目的参评作品里,上海、西安、湖北、广东、辽宁等地的5个节目都是以莫言为题材的,遗憾的是,这些节目或是从他的作品切入,泛泛而谈,不得深入;或是截取了他演讲的部分内容,作品的选择只好围绕这些声音素材进行,思路受限,显得单薄;或是借助电影的影响力为自己加力,但终因文学底蕴的欠缺而捉襟见肘。因此,虽然数量占优,但以莫言为题的节目却没有获得一等奖的实力,相比之下,上海台的《高粱地里迸发出的生命力》内容较为集中,获得了二等奖。
河北台获得一等奖的作品《起飞!我的中国梦》,首先切合了罗阳去世这个新闻事件,结合作家李春雷的报告文学《我的中国梦》,作家的访谈与罗阳珍贵的声音资料彼此呼应,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000 2、领军人物——文学节目的灵魂

000 文学是人学,文学节目离不开人,离不开那些写作的人。因此,作家是文学节目的灵魂,以作家为主题的文学节目也占很大的比例。如果人物做得生动,节目必然引人入胜,如果作家在这个节目中面目刻板,那么听者也很难感受到其作品的魅力。路遥、刘震云、梁晓声,这些中国文坛的领军人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中国社会的良知和代言人,选择他们作为文学节目的主题,好处在于节目的份量一定比较重,但相对而言,难度也一定比较大。
000 济南台制作的《“幽默标签”刘震云》,由对他的访谈串联起《一句顶一万句》、《手机》、《塔铺》、《一地鸡毛》等代表作,文学作品与影视剧相映成趣,加之刘震云语言中天生的幽默感,使节目整体呈现出唯美的韵味,如果不是主持人一再将“刘震云”的名字念走样,这个文学专题也颇具冲击一等奖的实力,最后只好屈居二等奖。
000 同样,陕西台制作的《平凡世界的永恒人生》、青岛台制作的《铭记与反思——听梁晓声谈“知青”》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前者没有对路遥本人的采访,都是一些评论性的文字;后者虽然有梁晓声的生动采访,可惜在谈及文革话题的时候没有把握好尺度,也分别摘取了二等奖。

000 3、一部作品——管中窥豹

000 除了关注新闻时效、关注作家之外,文学专题自然关注文学作品。本届参评的节目里也不乏推介优秀文学作品的范例,这也是文学节目永恒的主题——作家与作品。可以说,只要选到了独特的、独有的作品题材,就是成功了一半。
000 比如江苏台报送的《白氏父子的南京记忆》,白先勇到南京先锋书店签售《白崇禧将军身影集》并做演讲,节目就以白先勇的演讲内容穿插书中的文字,描绘出白崇禧作为一个父亲、丈夫、儿子的种种生活,既有强烈的画面感,又是南京地区的独有题材,获得了一等奖。
000 另外一篇获得一等奖的作品来自广播剧制作大户——黑龙江台《心底的守望》,介绍的是迟子建的新作《额尔古纳河右岸》,以记者手记的方式,大量的音乐、音响,营造了贴切的艺术氛围,呈现出一幅原生态风情画。

000 4、关注社会问题——媒体的责任

000 本次参评的文学专题中有两篇关注到了中国的留守儿童问题,天津台的《中国留守儿童日记》和四川台的《大山里的铃铛声》,所不同的是,前者搭载了一本最新出版的《中国留守儿童日记》,用孩子们质朴的语言表达出他们的坚忍和乐观,为此,编辑还借着“走转改”的机会亲赴贵州省,用采访机记录下那里孩子们对爸爸妈妈真切的思念。难能可贵的是,节目在结尾处以一句“让我们为这些孩子加油、喝彩”提升了立意,摆脱了同类题材惯用的怜悯与同情,拿到了一等奖。后者则是忠实记录了一名记者在留守儿童学校一天的生活体验,显得文学元素不足,更像一篇专稿。

000 5、与活动嫁接——文学的推广

000 在各类广播节目评奖中,总会遇到日常节目和评奖节目的矛盾问题,究竟参评的节目是否适合日常播出,或者说,制作评奖节目的投入产出比是否适合广播的日常工作,总会是一个引起争议的话题。在这次评奖中,有一个节目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也开阔了同业者的思路,这就是上海台的《一滴水的力量》。上海文广集团在尝试了星期广播音乐会、戏曲会之后,又推出了“阅读会”的品牌,与图书馆合作,至少每月搞一次深度阅读互动活动。本次报送的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瑞典诗人哈瑞?马丁松的长篇科幻叙事诗《阿尼阿拉号》正式在内地发行后举办的一次阅读会。1974年,马丁松由于“他的作品通过一滴露珠,反映整个世界”而获诺贝尔奖,节目请到了许多热爱诗歌、热爱马定松的嘉宾,与观众一起分享诗歌带来的愉悦,这也是文学节目的终极目的——推广和分享。该节目因其较高的文学价值及其对日常广播节目的借鉴价值而摘得一等奖。

000 6、地域色彩——一手资料,责无旁贷

000 广播节目是多种媒体中最注重本土特点的,这与它的贴近性密不可分,因为没有任何一种媒体可以距离受众如此之近,而受众对于自己身边的人和事总是最感兴趣。对于文学专题节目来说,选择地域性强的话题并不容易,需要机遇,更需要积累,往往可遇不可求。
000 山西台的《寻根》,顾名思义,讲的就是山西洪洞大槐树下曾经发生的迁徙故事,节目充分运用广播手段,将迁徙的背景、经过进行了生动再现,具有纪录片一般的画面感,不仅在山西省,即使放在全国的大平台上,它依然是一个大主题,与中华民族的“寻根”情结紧密相连,同时又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一举夺得了一等奖。

000 7、动人——文学节目的底线

000 随着广播节目的娱乐性越来越强,似乎广播媒体也把更多精力放在如何创新形式上,但作为相对高端的文学节目,始终应该是广播领域的一块净土,即使没有广告商的青睐,即使总在非黄金时段播出,即使听众总是那仅有的一些凤毛麟角,它依然要存在,而且要骄傲地、理直气壮地存在,因为它肩负着净化人心的功能,而打动人心,也应该是文学节目的底线,至少至少,这些文字可以拨动心弦,哪怕只有一下,也足矣平复现代人在茫茫尘世上的艰辛与匆忙。
000 哈尔滨台制作的《致最美的你——一个医生的日记》就是这样一期节目,最打动人心的总是故事,医生用日记描绘了一个美丽女教师的形象,为了把孩子从飞驰而来的火车前推开,她牺牲了自己的一双腿,医生在治疗期间目睹了女孩的难过、坚强、纯真、善良,她是第一个为医生削苹果的病人,因为她知道,医生对她很好——仅凭这一点,就足以打动医生,也打动了每一个听故事的人。

000 8、品位——文学节目的最高境界

000 文学节目应该是所有广播节目中文化含量最高的节目,因为它需要百分之百的原创,需要编辑把自己思维的光亮投射到节目中去,而不是将音乐、音响、语言等元素简单地拼接起来。因此,如果一期节目使人听后感受到文化的洗礼,彷佛接受到了某种心灵的感召,那么,这就是一期具有较高品位的节目,它不仅满足了感官,更满足了精神。
000 这种境界或许来自于选题本身,或许来自于编辑飞扬的文采,或许来自于听者本身的趣味,无论如何,它都将人的精神暂时带到了天外,使人思考,令人回味,这难道不正是文学本身的魅力吗?
000 吉林台报送的《最暗的夜,最亮的光——茨威格的欧洲挽歌》虽然整体色调偏灰,虽然选取这个人物也比较小众,虽然采访的专家也只有一位,显得说服力不足,但是,它仍然是极其少见的外国文学题材,且评论精当、意味深长,可见编辑对于茨威格作品和生平的了解及驾驭文字和思想的良好功力,可以使听者即使不知道茨威格其人,也能跟随节目一路听下去,直到最后完全了解,这就是文学价值与思维的光辉借助广播的形式得以完美结合的一次可贵尝试。
000 比外国文学更加难以驾驭的,是古典文学节目。本届报送的作品里有2篇涉及到杜甫,而宁波台报送的《让良知自由——看见王阳明》则另辟蹊径,用江南园林般优美的氛围将王阳明这个晦涩难懂的题材传递到听者心里,层次错落,精致细腻,在这种氛围里,王阳明的面目清晰了,就连他的心学也显得亲切而美好了,这是一种能力,一种解构和重塑的能力,有这种能力,还怕世界上任何一种哲学思想不能在广播里得以推介吗?


000 做了14年编辑,第一次站在全国的高度上去综合评判各家作品,受益良多。日常工作中,我们很少有机会停下脚步,听听别人怎么说,我们总是急于把自己想说的想出来,而忽略了听的人是否开心。文学节目更容易走入这样的误区。如今的文学编辑,如果网络断了,恐怕都难以完成一期日播稿件,因此,强调原创,强调思维,便显得尤为宝贵。即便没有“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气魄,至少也心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勇气,希望我们的文学编辑永远不要闲置手中的笔,永远保有一颗好奇的心,永远守住文学这块净土,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其中的大美。

 

(作者 吴震巧:天津电台小说广播总监,第十五届广播文艺[文学]节目专家评委)

 

 

 
本网站所有信息均由中广文艺网授权发布,未经许可不得私自引用、转载或复制。

© 版权信息:中广协会文委会
Email:gbwy@163.com

(建议采用1024×768的屏幕分辨率浏览本站可达到最佳浏览效果)